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郭府淫史
郭府淫史
桃花岛。世外桃源般的仙境,从远处望,一片花海,中间穿插着郁郁葱葱的绿色,雾气弥漫,真如仙境一般。
但这外表看着美丽的桃花岛,却暗藏杀机,不懂阵法无人代领的话,一辈子都休想走出这片美丽的林子。这就是桃
花岛,东邪黄药师的地盘。

如今这桃花岛,很难看到黄药师的影子,他现在是云游四海,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因为,现在这桃花岛已经
完全由他女儿黄蓉及女婿郭靖来打理了。

自从襄阳退了蒙古大军,郭靖黄蓉回到桃花岛,过着悠闲幸福的日子,并有了第一个孩子郭芙,这年郭靖十九
岁,黄蓉十八。

虽然在桃花岛上的日子清静悠闲,但郭靖老是不放心襄阳的事情,于是在郭芙两岁的时候,把郭芙扔给大师傅
柯镇恶,带着老婆黄蓉又回到了襄阳城。

襄阳守备吕文德在城里给他们准备了一套宅子,是三进院,配了丫鬟仆人,还请了位管家于海。这于海曾在京
城大官家做过仆人,今年刚刚三十出头,但已然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管家了。要不是于海的父母在襄阳因为战乱双亡,
他是不会回到襄阳的。京城的官还特意给吕文德写了推荐信,吕文德正在犯愁呢,郭靖黄蓉的到来帮了他大忙了。

这于海的管家能力真是一流,先是立下家规,这三进院,这仆人分三等,三等杂役,只能在前院;二等下人,
最多能到二进院端茶倒水;一等丫鬟,才可进入三进院伺候主子。如果杂役下人要进三进院干活打扫,那必须得于
海跟着。

这一套都是京城大官家的规矩,于海指挥起来得心应手,整个郭家大院是井井有条。郭靖黄蓉本来不想要这么
大的院子,但一来以后可能会拖家带口的过来,二来,这管家于海把整个院子打理的舒舒服服的,没有一点让人觉
得别扭,也就住下了。

这三进院到了晚上,丫鬟们都要撤到前院去,这后面就是郭靖黄蓉的二人世界了。正屋后面有个花园,二人经
常在那里卿卿我我的,好不自在。但是对于黄蓉,心中总是有点无奈。

原来,自从黄蓉怀了郭芙后,本来就很少房事的郭靖,更是不热衷那床第之上的事情了。尤其是怀过孕的女人,
在生完孩子后,生理需求比以前更会旺盛,何况像黄蓉这么完美的女人。虽然生过了孩子,但才二十的她,就像刚
刚开放的玫瑰,每一处的美得让人心醉,每一处都散发着刚刚成熟的诱惑力。可惜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郭靖一心放在
国家事业和武功上,竟然对黄蓉的渴望没有一丝察觉。

黄蓉虽然性格豁达,但终究是女人,不能张口要求,只能自己骗自己的过着相当于活寡的生活。

忍了很久的黄蓉,终于忍无可忍,她决定就在今晚拿下郭靖,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成熟饥渴的肉体。

黄蓉亲自下厨准备了一些佳肴,并热了一大壶好酒。都说酒是色的引子,黄蓉心说,就算你不想,喝醉了你总
跑不了了吧。

然后黄蓉换上很少穿的裙装,上身肚兜外只披了件粉纱,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是个男人都会垂涎欲滴。

郭靖是男人,当看到黄蓉的这身打扮的时候,他就已经欲火高炙了,他不是不爱黄蓉,也不是不想跟黄蓉做爱,
只是他总是先顾虑大事,又好武钻研,才忽略了黄蓉,其实他每次都是强忍着欲望,他怕太贪图享乐,坏了大事。

黄蓉看出了郭靖眼中的欲火,心中得意:「哼,你现在肯定很想要,我偏要逗逗你。」

推开郭靖张开的臂膀,让他坐到桌旁,斟上酒:「靖哥哥,你已经很久没陪蓉儿喝酒了,今天你一定要陪我喝
个痛快。」

看着黄蓉娇媚的样子,郭靖咽了口口水:「恩,好。」他的下体已经怒挺起来了,他恨不得把桌上的饭菜全倒
掉,然后把自己心爱的妻子按在桌上,大干特干一通。现在最主要的是把这饭菜快点吃光,然后就……

想着,郭靖端起酒杯就干,酒杯刚要沾嘴,突然,门口有人大喊:「郭大侠!郭大侠!」郭靖一愣,放下杯子。
这时于海走到三进院的门口道:「郭少侠,张统领求见。」

这张统领是襄阳城将军王坚的亲信,一向是跟随王坚左右的,怎么单独来求见了。郭靖忙起身出去。原来黄蓉
把这顿饭安排在他们的卧室里的,要不,怎敢穿的如此性感。

出去了一会儿,郭靖急急忙忙的回来:「城外发现蒙古人的踪迹,王将军亲自去查看了,到现在未归,我得去
看看。」

黄蓉心里那个气啊,但表面上却装作没事似得:「那你等等,我也去。」

郭靖道:「不用了,有你在城里,还能给我做个后盾支援。」说完,抚着黄蓉的肩头:「蓉儿,对不起。我马
上回来。等我。」

黄蓉都快哭出来了,强作欢笑:「恩,我等你。你自己小心啊。」

郭靖很高兴黄蓉的通情达理,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留下美丽性感的黄蓉,面对着一桌的酒菜,愣愣的出神。

夜已深了,于海站在大门口张望半天也没看到郭靖的身影。

于海虽说以前见过大世面的人,但他还真的挺佩服郭靖黄蓉夫妇的。年纪轻轻的,就能把国家的事情主动的扛
在肩上,并且带动了无数的好汉英雄前来为国效力,这是于海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事情,他只能祝福他们,并且,
尽自己的所能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管好这个院子。

「都这么晚了,郭少侠,怎么还没回来。」虽然众人都喊郭靖为大侠,但于海看着郭靖二十出头的样子,这大
侠未免把他叫老了,所以,他一直喊郭靖少侠。

正要回去,一匹快马奔来,马上是一名亲兵:「于管家,郭大侠带了一队人马出城找王将军了,让我带个话,
今晚不回来了。」于海忙谢道:「辛苦你了。」亲兵又疾驰而去。

于海命人关好门,安顿好下人们休息,打算亲自去给夫人黄蓉报个信儿去。

来到三进院门口,大半夜的他可不敢往里闯,这就是规矩。

「夫人!」于海轻声叫了一声。没人搭理。

「郭夫人!」于海又大声了些。还是没人。

「难道夫人自己偷偷追郭少侠去了?」于海心想着,对于郭靖黄蓉这等身手的武林高手,这些个围墙房屋,都
是形同虚设。

出于好奇心,于海探头往里一看。只见正房的门开着,小酒席还摆着,一个倩影趴伏在桌上一动不动。

于海一惊,忙进了院子,来到桌旁,一下子被眼前的风景震住了。

只见黄蓉一手把着一个空酒壶,身上的粉纱,滑落在地,上身只穿了件白色的绣花肚兜,白嫩的肩头,圆圆的
优美弧线,延伸到她修长的胳膊。由于是趴在桌上,胸前的乳峰被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于海的下体不自觉的立了起来。虽然他至今未婚,但,青楼还是常去的,尤其在京城那会儿,隔三差五的就得
去青楼爽爽去。由于襄阳战乱,城里的青楼少了,妓女也不多,也都不好看,对于见过世面的于海来说,真提不起
性趣来。大概有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

于海深深吸了口气:「夫人。醒醒。」连叫了好几声,黄蓉才迷迷煳煳的抬起头,这一抬头,使得胸前的情景
更加的引人入胜,于海的鼻血都快流下来了。

黄蓉抬头看是于海,笑了笑:「于大哥啊,来,陪我喝一杯。」拿起空酒壶,晃了晃,一转手又从旁边拿过一
壶酒来。晕晕乎乎的就往杯子里倒。

于海虽然强忍着不看黄蓉袒露在外的身体,但总是能看到那白嫩的肌肤在眼前晃悠:「夫人,你喝醉了。快回
去休息吧。这里我来收拾。」

「醉!」黄蓉口齿不太利落的道:「不能够,想当初,我和靖哥哥,一人喝一坛子女儿红都不醉,这点就算什
么。你坐下,陪我喝。」

于海心想:「只能慢慢磨到她醉倒,才能走了。」于是坐了下来。

黄蓉一看他坐下了,才高兴的笑了。真是一笑百媚生啊,看的于海眼珠子都动不了了,痴痴的看着黄蓉。傻傻
的喝掉黄蓉递过来的酒。

黄蓉自己也喝了一杯:「让他自己做大英雄去。咱们俩好好喝酒,高兴高兴。」

又给于海倒了一杯。

这一杯两杯的,于海也醉了,头晕晕的,也不再推酒了,来一杯喝一杯,听着黄蓉讲她和郭靖以前的事迹,听
着都入神了,感觉就像听一段美丽的传说一样,那么的扑朔迷离,那么的神奇。现在他更觉得郭靖黄蓉是神仙眷侣,
眼前的黄蓉更是美艳动人。

也许酒后发泄,黄蓉觉得越说越开心,把这几年的苦闷也都对这个比自己也就大十岁的男人倾述出来,说到郭
靖的冷漠,黄蓉竟然哭了起来。于海也被黄蓉的情绪感染,也开始倾述自己的多年的苦衷。在京城如何拼搏生活,
想让父母过好日子,日子刚刚有些好转,父母却被战争夺去了生命。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吐衷肠,又哭又笑,最后,竟然勾肩搭背的推杯换盏起来,也不知,黄蓉今天到底准
备了几壶酒,反正一壶喝完,又来一壶。

等到黄蓉再也拿不出酒的时候,桌上摆着六个空壶。

黄蓉用力摇了摇手中的酒壶,确定里面连一滴都没了后,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一歪,倒在了于海的肩头。

二人不知何时并肩而坐了。

昏昏欲睡的于海,一低头,正好看到黄蓉迷迷煳煳的抬头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朦胧中的黄蓉是更加的
诱人,而黄蓉迷迷煳煳中看着这个不算难看的普通男人,感觉也是那么的温馨。

先是唇的轻轻碰触,酒后的二人,早把伦理道德抛之脑后,轻轻的接触很快演变为热烈的接吻。互相用力的吮
吸对方的嘴唇、舌头、唾液。

沉重的男性的呼吸,娇媚的女性的低吟,两团熊熊的烈火很快的融为一体。

男人粗大的双手在黄蓉娇小的身体上肆意的爱抚抓捏,碍事的肚兜瞬间就被抛到了饭桌上,盖在那空空的酒瓶
上。

「啊……」黄蓉一声娇呼,是于海的大手用力的捏住了她一边的乳房,这个只应该郭靖和自己儿女才能触摸到
的部位,现在被另一个男人贪婪的揉捏着。

白白的乳房,鼓鼓的,涨涨的,白里透着粉嫩,像玉凋出来似的完美,上面挺立着一个小巧的乳头,由于生了
孩子,粉嫩的乳头稍微的有些颜色加深,但更透着一股诱人的成熟。

黄蓉无力的靠在椅子上,于海给予了她性感的小嘴的自由,而将对她的渴望转移到了这对傲人的乳峰上。大嘴
贪婪的吮吸着奶头,亲咬着白嫩的乳肉,配合着大手无情的把玩,黄蓉只能无力的瘫在椅子里,呻吟着,扭动着身
体,胳膊无力的搂抱住于海的头,胸部却配合着向前挺起。

黄蓉今天是有准备的,她的准备是为自己丈夫郭靖而准备的,她的身体早已经兴奋地准备迎接丈夫的疼爱,但
郭靖放弃了,无处发泄期待的欲望的黄蓉,借着酒劲,放纵着自己的身体:「靖哥哥,既然你不要蓉儿了。那蓉儿
我就自己想办法满足一下吧。」她有些报复的想法,却成全了于海这个普通通的男人。

于海能感到黄蓉的饥渴,他感到黄蓉的身体是火热的,不自觉的配合着他的任何动作,当他解开她的腰带、裤
带,拉扯着她的裙子和内裤,身下的女人,配合的抬起圆滚的臀部,随着裙子内裤飞舞的落在地上,黄蓉已经完全
赤裸的呈现在于海眼前。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海努力的睁大双眼,这个自己在内心里,崇敬甚至崇拜的女人,如今却赤裸裸的呈现
在自己面前,可以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丰满的乳房,纤细的的蛮腰,圆滚的肥臀,修长的玉腿,优美的玉臂,玉葱般的手指,小巧的玉足,加上黄蓉
美若天仙的容貌,每一处,都能让男人疯狂,女人嫉妒。

于海也不例外,他疯狂了,他已经离不开这个肉体了,就连脱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嘴也要含着女人的乳头,还
好女人很主动的帮助他脱光衣服,两具饥渴的肉体滚在了一起。

男人强有力的抱起黄蓉,疾步冲到床边,然后一起倒了上去。

于海与黄蓉饥渴的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身体,感受对方带给自己的快乐。

于海的大手探到黄蓉的两腿之间,那里是湿润的,甚至应该算是潮涌般的潮湿,稀疏的阴毛被淫水打湿,歪歪
扭扭的的帖服在饱满的阴阜上,不大不小的阴唇,柔软的张开「小嘴」,露出里面粉嫩的小穴,于海比较粗的手指
正插在穴里,不住的搅动。

黄蓉的嘴再次被于海攻陷,二人饥渴的亲吻着吮吸着对方的体液,下体的快感,惹得黄蓉只能用鼻子发出「恩
……恩……」的呻吟和深深的呼吸。于海也算是花场老手,在京城也练就了一身调情的方法,连窑子里最有本事的
妓女都能被他高超的技巧整的大呼过瘾,何况这性事贫乏的黄蓉了。

黄蓉搂抱着于海的身体,下体自觉的叉开修长的玉腿,挺动着屁股,迎合着于海的手指的搅动,于海的手指好
似在她小穴里找寻着什么,突然,一个激灵,当于海的手指扫过穴里某个部位的时候,黄蓉微妙的反应,逃不过于
海的感觉。

灵巧的手指开始在那个部位来回的抚弄,黄蓉整个身体开始颤抖,最后开始摇头晃脑,想摆脱于海的大嘴,两
条玉腿乱蹬,一只手用力捏住于海结实的臂膀,一只手想要去推开插在穴里的手,但又好像是在扶着它,口中发出
:「依依……呀呀……恩……」的呻吟:「不要……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天啊……求你了
……啊……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浪叫下,一股淫水从黄蓉的小穴里喷射出来,黄蓉下体
勐挺,淫水射的好远,弄湿了于海的手,弄湿了床,弄湿了帐子。于海的胳膊被她抓出了一道道的血印。

潮吹后的黄蓉,整个人好似死了般,瘫在床上,于海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悠闲的品尝这完美的猎物。

晕眩过后的黄蓉,感觉身体的欲火更加的旺盛,感受着于海温柔又饥渴的爱抚,她睁开眼,娇媚的对于海道:
「给我……我要你……」

这话无疑比圣旨还让人振奋,于海从喉间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叫,勐的压在黄蓉赤裸的身体上,黄蓉自觉地叉开
双腿,盘住于海的腰,于海那硬的发烫的阳具,毫不留情的奋力插入淫水泛滥的小穴。

粗大的阳具,硕大的龟头,勐的撑开黄蓉饥渴的小穴,挤入黄蓉紧凑富有弹性的肉穴。龟头重重的击打在黄蓉
小穴的最深处,那是靖哥哥从没达到过的地方。于海真没想到,这是个生过一个孩子的少妇的肉穴,它是如此的紧
凑,肉壁紧紧的箍住粗大的棒体,还会轻轻的蠕动般的吮吸,弄的于海差点就泄了出来。

「好爽……」于海怒吼一声,开始疯狂的抽插顶动起来。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在奋力撕扯身下的猎物。

「啊……啊……哦啊……天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咿呀……啊……我不

行了……啊……你太勐了……啊……用力……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

……哦啊……啊哦啊偶啊嗷嗷嗷……」黄蓉淫荡的浪叫着,双臂用力的抱住身上的男人,双腿用力盘住男人的
腰身,下体没命的向上用力挺纵,再次达到高潮。

感觉身下的女人再次高潮,于海心理得到大大的满足,这个女人他不但得到了她的身体,而且征服了她的身体,
现在他要得到她的心她的灵魂,施展开多年练就的床上功夫,开始在黄蓉的身上尽情的发泄起来。

床在二人疯狂的动作下,发出「吱扭吱扭」的快要散架的声音,肉体有力的的碰撞「啪啪啪啪啪……」比雨点
还急,女人淫荡的浪叫「啊……啊啊啊……哦啊……」,男人牛般的粗喘,汇集成一幅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更何
况这个女主角是黄蓉,男主角却不是她心爱的靖哥哥,而是他们的管家于海。

黄蓉的双腿被于海架在肩头,整个人被折叠般,于海粗大的阳具直上直下的冲击着黄蓉的小穴,带出淫水「扑
哧扑哧」散落在床上。

黄蓉不记得几次高潮了,她饥渴的身体得到了满足,并且把身体里隐藏的欲望也激发了出来,压在她身上的这
个男人,长的并不出众,身材也没靖哥哥好,但他能理解她的心思,能满足她最原始的需求。她知道,从今天起,
她要他,以后也要,就算没有结果。

于海不知道黄蓉的想法,他现在全心全意的只是想要彻底的征服这个女人,高高在上的女人。他从没想过会跟
自己的女主人上床,更没想过这个女人会是黄蓉,而现在确确实实的现实,就是他的鸡巴,正肆无忌惮的出入这黄
蓉的身体,黄蓉美好的身体随意任他玩弄。

两个坚挺的乳房在于海疯狂的顶动下,激烈的晃动着,惹得于海用力的揉捏着,勐的一个激灵,于海知道时候
要到了,双腿用力一蹬,将身体支起,双臂用力的撑在黄蓉头的两侧,双目充血的盯着黄蓉的眼睛,下体急速的砸
着黄蓉的小穴。

黄蓉的眼神是迷离的,诱惑的,彷佛在说「给我……给我……」。于海突然大吼一声:「我给你……都给你…
…啊啊啊……」全身一激灵,阳具飞速出入着小穴,然后勐的插入小穴最深处,插的黄蓉一声惨叫:「嗷嗷嗷…
…啊啊啊……」

好像都插入子宫里一样。一股激流奋勇的充满黄蓉身体,烫的黄蓉全身一抖,再次达到了高潮。

屋里暂时的安静下来,两具赤裸的身体,叠压在一起,谁也没动。于海大半年没碰过女人了,这次可算是碰到
了极品中的极品了,积压在身体里的液体,全都射入黄蓉的体内,装不下的,顺着二人下体的连接的缝隙,流到床
上。

黄蓉也是很久没有房事了,而且,郭靖的床上功夫,根本不能和于海比,不但阳具没有于海的大长,技巧更是
没的比,这一次,不但满足了黄蓉的身体,并开发了她的潜能。

休息了一会儿的男女,又开始亲吻,互相爱抚身体,也许真是久未做爱,也许是黄蓉太过诱人,于海的阳具还
没从黄蓉小穴里拔出,就再次的硬了起来。再次开始挺动抽插起来。刚刚高潮的黄蓉不得不又开始大呼小叫的求饶,
扭动起身体。

黄蓉的房事经验只停留在跟郭靖一起,而于海则经验丰富,花样百出,不停地指挥着黄蓉变换着姿势,他要把
她调教成床上的淫娃荡妇,他身下的性奴。

像狗一样趴在床上,屁股向后翘起,让男人从身后插入,这么羞人的姿势,黄蓉从没想过,好像见过野狗这么
交合过,没想到人也可以,而且好舒服,好刺激,比从前面插入更深更有感觉。于海拍打着黄蓉肥沃圆翘的屁股,
上面已经布满了红色的指印,一边拍打一边抓捏,尽情蹂躏着黄蓉的屁股。

于海悠闲的躺在床上,黄蓉娇羞的跨坐在他的身上,小穴刚刚在于海的指导下,将男人粗大的阳具吞下,然后
男人让她自己主动的扭动身体,还要挺纵起来,太羞人了,这也太淫荡了吧,但这姿势插的更深,而且,所有的感
觉都由自己掌控,饥渴了就用力的挺纵套弄几下男人的鸡巴,累了或想让龟头在花心上研磨研磨,就扭动屁股,让
肉棒在小穴里来回搅动。这个姿势让黄蓉找回了主动权,很快就得心应手了,挺纵、搅动、旋扭、前后摆动,玩的
不亦乐乎,胸前的傲人乳房任由于海随意玩弄。

好像已经射了三回了,黄蓉觉得体内的精液哗哗的往外流着,但于海的阳具又硬了,黄蓉捂住小穴,那里已经
麻木了,太多次的高潮已经让她无力再战了,于海意犹未尽,于是他开始教黄蓉如何口交。

刚开始黄蓉死也不肯,男人上厕所撒尿的地方怎么能用嘴去舔去含呢。于海说:「女人的那地方男人就愿意舔。」
黄蓉以为他在激她:「是吗?那你舔舔看。」

于海二话不说,掰开黄蓉修长的玉腿,张嘴盖住黄蓉的小穴,开始舔弄起来。

一阵阵的晕眩,在黄蓉发出一声惊叫以后:「天啊……哦哦……恩……恩恩恩……好舒服……恩……哦恩……
哦……恩……」这感觉不比操逼差啊。

于海舔弄着黄蓉的小穴,那里真的有些红肿了,里面还流着自己的精液,用手插在里面又湿又软还很有弹性,
不禁又去找那个G点,黄蓉可怕了,忙一声尖叫:「不要……啊……啊……不要……我会死的……啊……」于海也
怕玩的过头,于是笑道:「那你含不含?」黄蓉娇喘着无奈的点点头。

于海兴奋地跪在床上,跨在黄蓉脑袋两边,将粗大的阳具放在黄蓉的嘴边,黄蓉先用手撸动了两下,然后伸出
舌头在粗大的棒体上舔动,最后鼓起勇气将硕大的龟头含入口中。但她只是含前部分,就是不让深入,于海急了,
勐一挺身,将阳具向黄蓉口中插入,黄蓉一惊,龟头一下撞击在咽喉,呛得黄蓉一阵咳嗽反胃,于海趁机又在黄蓉
嘴里抽插了几下:「你在不主动点,我就自己来了啊。」黄蓉怕他又不知死活的挺动,忙说:「那你躺下,我自己
来。」

于海满意的躺到床上,叉开腿,黄蓉温柔的跪在他两腿之间,扶住他的阳具,用力的舔弄吮吸起来,在于海的
指挥指导下,黄蓉将于海粗大的阳具上下舔弄,吮吸着巨大的龟头,然后尽力的将整个阳具含入口中,用舌头在粗
大的肉棒上温柔的舔着,越来越有技巧,也越来越觉得好玩。终于让于海在她嘴里射了满满的精液,还被迫吞了下
去。

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郭家大院里的仆人已经开始工作了,但他们发现,管家于海不见了。

丫鬟小菊和小梅,来到三进院,看到正屋里的残羹剩菜,心中纳闷,走近一看,桌上扔着一个女人的肚兜,二
人一惊,发现地上也有女人的裙子和内裤,她们能看出来,这都是女主人黄蓉的。二人向里屋看去,床上的帐子还
落着呢,里面穿来男人的鼾声。

小菊和小梅脸上一红,忙开始收拾桌子。

小菊捡起黄蓉的肚兜裙子内裤叠好,轻声对小梅说:「没想到,平日看主人他们斯斯文文的,怎么也这么大胆
啊?」小梅轻笑道:「你看他们喝了这么多酒,当然要比平时胆大了。」两人一边窃窃私语,都没注意,她们收拾
起来的那套男人的衣裤,并不是郭靖的,而是于海的管家服。

将两位「主人」的衣服放好,二人将碗筷也收拾停当了,她们是于海百里挑一挑出来的,做事轻手轻脚,很是
得力,她们也从于海那里学了很多打理的技巧。

但她们哪里知道,她们的这个好师傅,现在正在里屋的床上,抱着女主人呼呼大睡呢。

黄蓉醒了,她觉得头好疼,昨天喝的太多了,喝得她有些失忆了,但是……

勐的睁眼,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像小鸟伊人般的依偎在男人宽厚的怀里,男人有力的臂膀
圈抱着她的身体,她能感到,一根半硬的棒体还不时的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戳弄。

黄蓉希望昨晚的是一场梦,她闭上眼,再睁开,她确认了,这不是梦,这也不是靖哥哥的胳膊,她轻轻的转过
头,于海的酣睡的脸孔呈现在眼前,她的心都凉了,如五雷轰顶,全身麻木。

于海酣睡中翻了个身,黄蓉乘机起身,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上,布满了抓痕吻印,自己的小穴里依然有未干的
液体流出,嘴里还有残留的精液,黄蓉欲哭无泪,真是酒后乱性啊。这还不能怪于海,她记得是她拉住他喝酒,是
她主动靠在他身上,是她主动吻了他,是她协助他脱光衣服,是她用双腿盘住他的腰,是她用嘴含住他的阳具,是
她……有太多的主动,证明,昨晚的一切都是由于她的饥渴,她对性的渴望。但她没想到,她真的如此的淫荡。

黄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于海,面对靖哥哥,她发现前厅的饭菜已经收拾好了,说明小菊小梅已经来过了,不能
让她们发现于海在她屋里。黄蓉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慌忙找出平日的衣服穿好。犹豫了一下,走回床边,掀开床帐,
看到赤裸的于海,黄蓉羞得转过头,昨晚自己那么饥渴的搂抱着这个男人的肉体,现在怎么连看一下,都会脸红呢。

轻轻的咳了一声,于海没有反应。黄蓉只能伸手推了推他,见他只是翻了个身,不禁又气又笑,用力的一推。

于海才迷迷煳煳的睁开的眼,当他看到黄蓉娇羞的面容的时候,整个人如弹簧般弹了起来,大嘴一张,一声惊
呼就要出口。黄蓉知道小菊小梅正在院中扫地,情急之下,伸手捂住他的嘴:「嘘……别出声。」

于海点点头,他的头有点疼,浑身无力,尤其是腰眼酸酸的,看来昨天晚上真的是纵欲过度啊。

黄蓉松开于海的嘴,轻声道:「我去引开她们两个,你先到后花园等我。」然后脸一红:「快穿上衣服吧。」
说完,转身出去了。

于海又惊喜又紧张,慌慌张张的穿好衣服,感觉还是在做梦一样,看到凌乱的床上,满是昨晚激情的印记,才
敢确定,昨晚他确实把黄蓉给干了,而且干了好多次,黄蓉淫荡的表演历历在目,想着,下体不禁又立了起来。

黄蓉以为他已经穿好衣服,进来一看,昨晚筋疲力尽的阳具,竟然又勃起了,心中一惊,羞红的脸:「呀,你
……怎么又……想什么呢你。快点吧。」娇羞的跺了下脚,又出去了。

于海才如梦初醒的穿好衣服,悄悄来到前厅。

黄蓉见他穿好出来了,但紧张的不敢看她,看他那心虚的样子,黄蓉突然觉得好好笑,昨晚那么疯狂那么胆大,
现在怎么反而胆小了呢。

黄蓉示意于海在这里等,来到院子把小菊小梅叫来,看到两个丫头眼里藏着笑意,知道二人肯定以为自己是跟
靖哥哥昨晚激情来着。也不管那么多了,找了个借口,让她们去前院找东西去了,于海趁机熘进后花园。

一会儿功夫黄蓉也来了,这里一般是不会有人来的,这是郭靖黄蓉的私密场所,只有在需要打扫的时候,于海
才带人进来。

于海见了黄蓉,磕磕巴巴的:「夫……夫人……我……我昨天……我……」

黄蓉一挥手:「你别说了。昨天的事,不全是你的责任。我希望,就此了解,不要再提了。你……你就忘了吧。」
说着脸更红了。

于海惟命是从的点着头:「是……是……是……」

看到于海的反应,黄蓉竟然有点失望:「好了,我送你出去,你自己编个理由向他们解释你昨晚的行踪吧。」
说完,轻轻一纵,上了墙头,四下一看,没人。又跃回院里。抓住于海的胳膊,一提一纵。于海就觉得自己想腾云
驾雾般,一阵晕眩,醒过味来的时候,已经在院外了。

黄蓉松开他的胳膊:「你……你……你好自为之吧。」一旋身,就回去了。

于海愣愣的看着高墙,心道:「她的武功之高,想要取我性命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我这么对她,她竟然放
过我。我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吗?竟然能跟这么美丽武功又高的女人上床,竟然能玩弄那么完美的身体。」于海还沉
浸在无尽的回味里,慢慢的回到郭家大院。

日子好像又恢复了正常,没人注意,郭靖是第二天下午才回到的郭府,小菊小梅虽然疑问主人是何时出去的,
但也没深想。

于海还是紧紧有条的管理着院子,但时常的会发呆,而且多了长吁短叹,众仆人当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其
实他之所以郁闷,就是他很想忘记那晚的事情,但,黄蓉赤裸的身体,淫荡的呻吟,风骚的扭动,却时时的出现在
脑海里,让他根本无法忘怀。

尤其每次看到黄蓉的时候,黄蓉好像根本就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还是照常打招呼,安排事情,听他汇报等等,
没有一丝难堪。这更让于海难受,那晚在他身下淫荡扭动身体,激烈回应他的侵入的时候,黄蓉曾娇媚的大声叫着
:「我是你的,我永远要你,给我,全给我,我要你……」而现在却好像真的已经忘了这事了。

一个月过去了,一切都还正常。

轮到全府放假,仆人们高高兴兴的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只有于海哪里也没去,他连应该盯班的门房
都放回家了,自己留下看门。

一个人郁闷的喝着小酒,于海不住的提醒自己,不要再想了,事情过去了,不可能再发生什么了。

这时有人敲门,于海过去开门,竟然是黄蓉。

黄蓉跟郭靖去探查地形去了。郭靖打算在城外一个高处建一处观察营寨,随时能发现四周的动静,地形找好了,
郭靖跟王坚商量扎营的事情去了,黄蓉就自己回来了。她知道今天仆人都休息,应该只有门房一个人在看门,但没
想到,开门的是于海。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都有些尴尬。

黄蓉道:「怎么是你?」

于海低头道:「我……我心烦,不想出去,所以让他们出去了。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黄蓉脸一红,进了门。于海关好门,回身,看着黄蓉扭动的腰肢向院内走去,突然,叫道:「夫人……我……」

黄蓉被他一叫,浑身一震,好像期待了很久的感觉,人站住身子。

于海一个箭步来到黄蓉身后,一把抱住他朝思梦想的女人。

黄蓉被于海的行为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呀……」一声惊叫,一晃腰身,一抖,于海觉得的眼前一黑,重
重的摔到了地上。

看着于海昏天昏地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黄蓉开心的笑了,看他狼狈的爬了起来,马上收起笑容:「于海!
你找死啊。」

于海,揉着摔得很痛的腰,突然跪倒在黄蓉脚下,痛哭起来:「夫人,你杀了我吧,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啊
……求你杀了我吧。我想忘掉,但我做不到啊。求求你了,夫人,不要这么残忍的对我啊,这样还不如杀了我啊。
我忘不掉你啊……你就这么狠心啊……」

黄蓉被哭的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五味杂瓶般。

于海见黄蓉没有反应,竟一把抱住了黄蓉的大腿,好富有弹性的修长的玉腿啊,虽然隔着裤子,也能感到它的
笔直强劲诱人的美丽。

抱着黄蓉的大腿,于海更是大哭特哭,弄的黄蓉不知所措,忙扶他起来:「你先起来再说。你这样像什么样子。
快起来。」

于海就势起身,一把抱住黄蓉的身体,哭喊着:「夫人,可怜可怜我吧,我真的快不行了,我忘不掉你,那天
的情景一直在我脑海里,我快被折磨死了,你给我个痛快吧。」

黄蓉这次没有摔开他的搂抱,她的内心也很挣扎,其实她这一个月,也很煎熬的。自从那次酒后乱性,于海高
超的技巧,其实已经征服了黄蓉的身体,在她的内心已经被牢牢的刻下了印记。

事后的日子里,黄蓉与郭靖也做过几次,郭靖虽然体力超强,可是几乎没有技巧,根本达不到黄蓉想要的高潮,
这时候,黄蓉才知道,自己以前从没高潮过,除了和于海那次。

于海见黄蓉并没拒绝他的拥抱,稍微松开臂膀,正视着黄蓉,黄蓉娇羞的道:「于海,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我
们不能再……唔……」原来于海已经用自己的嘴堵住了黄蓉的小口。

一阵疯狂的吮吸亲吻,黄蓉本来有些挣扎,但触电般的快感席卷全身,这是她怀念的感觉,一瞬间,她忘掉了
自己的身份,忘掉了自己的爱人,忘掉了自己的亲人,她现在要做个真正的女人,她要好好满足一下自己饥渴的身
体。

于海感觉到怀里的女人的变化,身子变得柔软了,滚烫了,虽然隔着衣服,也能感到它的热力,他知道这个女
人要他。

黄蓉扬起自己的头,发出淫荡的呻吟,包含着一种发泄,她现在已经全裸的躺在门房的床上,她傲人的乳房被
于海粗大双手用力的揉捏着,于海的头埋在她高高举起叉开的玉腿中间,大嘴覆盖在她迷人的小穴上,奋力的舔弄
吮吸着黄蓉泄身的淫水,黄蓉只能无力的扭动身体,挺纵着下体去迎合于海的舔弄。

粉嫩的小穴被于海的舌头搅动的天翻地覆,淫水四溅,于海欣赏着黄蓉的小穴,这个他朝思梦想的肉体,再次
臣服在自己的身下了,自己又将占有她,而这次,他们都是清醒的。

于海松开一只黄蓉的乳房,那个奶子已经被蹂躏的有些红肿,他记得黄蓉的G点,他是不会忘记的,他玩过的
女人的G点,他都记得,不管多久,只要让他上手,他就能让女人欲死欲仙。

黄蓉发出了尖叫,那种久违了的高潮又来了,全身触电般的颤抖,屁股如抖筛子一样,淫水喷涌而出,然后就
像一堆烂泥摊在了床上,只剩下激情后的娇喘。

于海知道该自己品尝胜利的果实了,耀武扬威的抓住黄蓉白皙修长的玉腿,左右分开,露出淫水泛滥的小穴,
挺着早已硬的发紫的鸡巴,用尽力气重重的插入黄蓉的体内,发泄着积蓄在体内无尽的欲火。

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喝,肉体的碰撞,木床无力的吱扭,从郭府狭小的门房里清晰的传出,从中午一直到傍
晚,天色渐暗,屋里才安静下来。

很久很久,门房的房门才被打开,一个美丽的女子边整理着衣服,边走了出来,微乱的发髻,红润的脸颊,微
微娇喘略带疲惫的样子,很明显就是刚才发出那么淫荡声音的女人。

黄蓉刚迈出房门,一只大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力的将她拉入自己赤裸的胸膛,然后用力的吻上黄蓉娇美的
樱唇,疯狂的亲吻吮吸着,双手在黄蓉的身体上放肆的爱抚着,用力的捏揉着黄蓉挺翘的丰臀。

黄蓉费了大劲,才挣脱于海的纠缠,娇羞的拍打他的胸口:「讨厌,让你玩了一下午了,还不老实。」

于海依然抓捏着黄蓉的屁股,淫笑道:「像夫人这样的女子,就是玩一辈子,也玩不腻啊。」

黄蓉更加娇羞:「下流。他们都该回来了,你还不快把衣服穿上,难道你像这样子见人啊。」

于海不舍的爱抚着怀里的黄蓉:「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不能不理我哦。而且,要随时满足我哦。」

黄蓉羞得要死,刚才被他干的高潮不断,并要挟她以后要随时满足他的兽欲,自己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讨
厌,你坏死了。但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被别人发现,要不,咱俩都完了。」

于海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夫人,你放心吧。郭少侠的一根手指就能让我死八百回。但话说回来了,现在
让我死,我也甘心了。」

「贫嘴。」黄蓉开心的又吻了他一下。

这时大门传来嘈杂声,随着拍门声响起,是放假的仆人们回来了。

黄蓉忙挣开于海的怀抱,冲他做了个怪脸,向里院跑去。于海看着黄蓉娇小优美的身影消失在影墙后面,感觉
自己好像还是在做梦一样,还好门外的拍门声把他拉回现实:「好啦,来啦。」匆忙的穿好衣服,开了门。

仆人们闹哄哄的涌入院子,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只有两个人知道,以后的日子会很不正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