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末日情人节
末日情人节
2014年2月14日凌晨,小虫国某山中生化研究所「八嘎!七号实验气体泄漏,快关上阀门,啊。。。。。。。
来不及了,你要干什么。。。。。。。啊!」

就此,迟到了两年的「2012」终于来了,可惜不是什么天灾,而是可怕的人祸,就想小虫国出产的漫画一
样,他们实现了自己的意淫之作生化危机,不到两个小时,以七号试验气体在大气循环中的速度已经传遍全球,。

在不远的天朝燕京,天朝地大的男生宿舍里还在专心致志的各自玩儿着电脑。

「小白,要麻仓优的下马新片儿嘛!」

「擦!听说都重新上马了,阴道好像还做了手术,都不好看了,我还是看棒子的RNUNINGMAN吧,光
洙又被虐了。」一阵怪笑从下铺传来,我对面的大帝还在打着呼噜,每次他开着电脑都能睡着,电脑里还放着《封
神英雄榜》

我擦,天朝没完没了的翻拍二流肥皂剧,超黄超暴力。

「帅哥,帅哥」你低头看,擦!戴着耳机,不理我。

「小伟去看看外面那帮丧尸走没走,咱们好去吃饭,屋里又没水了。」刚才还在骂彩票报废了,500万的奖
金飞了的涛哥说道。

是的,没错,你想的对,我们这里已经被丧尸占领了一上午了。

什么,那你们还能这么自在的玩电脑,扯淡。

对啊,网没了,我们就看电脑里下好的毛片,吃昨晚剩下的硬馒头,喝屋里七桶热水壶的水。

我穿着一身西班牙13号训练服,背上印着大大的MATA,脚踩一双人字拖,懒洋洋的下床来到门前,手里
拿着沾满血污的断了一小节的笤帚杆,轻轻地打开了寝室的门,就那么一只丧尸欲势冲进门来,我连用笤帚都懒得
用,一个嘴巴子扇飞丧尸的下巴壳子,又补上一脚,丧尸倒在走廊里,我来到走廊看看四周,零散的几只丧尸尸体,
和满走廊的嘶吼声,还有隔壁丧尸的挠门声,我回手在倒地丧尸脑袋上插了一枪。

「空场,就一只从楼下上来的,走吧。」

这时整装待发的涛哥和关上电脑的小白一手水壶一手脸盆走了出来「大帝和帅哥看屋,咱们找吃喝去,帅哥还
让你给他带两条红河」走起,我们手里紧紧攥着各自的武器,摸索着楼梯走下去。上午我们五个也是吓得和狗似的,
不够人都是屄出来的,习惯成自然,和走廊里的丧尸玩儿了一上午,也就那么地吧,都是爷们儿,越怕死得越快,
我们住的三楼也被我们几个清空了,偶尔又别处串来的零散丧尸。一路上看样子没有别的屋活人要和我们一起行动,
那我们就自给自足去了,是的,不光我们屋子里活着,还有几个屋子也是幸存的。

走到一楼,涛哥很猥琐的捅了几个丧尸的屁眼,来了个点天灯,我们从头被吃掉的宿管阿姨身上找到了大门钥
匙,记得阿姨也就40岁出头,长的中上,皮肤还可以,借着找东西的功夫,我们几个撕开了阿姨的衣裤鉴赏了一
番,大奶子怎么也是C罩的,手感超赞就是凉了点儿,下体都是毛,因为着急出去找东西,我们就没进一步研究熟
女的身体,不,是尸体。

估计是因为昨晚爆发的病变,所以学生们都在宿舍里,学校里零散的几个丧尸,都是从校外乱逛进校园的死者。
长这么大,什么丧尸小说、电影没看过,就连《学园默示录》都看了无数遍,对付末世经验还是有的,第一站就是
学校食堂,距离我们寝室五六百米的距离,我们轻手轻脚向目标建筑物进发,食堂是个不大的四层建筑,一二层食
堂、三四层是图书馆、地下一层是校园超市,我还真有点儿不适应,这他妈也没个丧尸冲过来,太冷清了,一路上
只有几只丧尸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乱逛。

到了食堂,涛哥用他的金箍棒打碎了食堂大门的玻璃,才勉强引来四五个丑丧尸。被我和小白联手解决了,很
顺利的进入食堂,打更的和食堂留宿的人员都被困在橱窗后面,翻进厨房小白用脸盆装了不少青菜、调料、肉类,
涛哥一手一个酒精炉,裤腰带上挂着装满饮料的塑料袋。下到超市,我又装了一推车的零食和日用百货,足够我们
好久不用再出来了。干完收工,我们满载而归的走回宿舍的路上,下午的天渐渐的暗下来,冷不丁的我看到女生宿
舍还有寝室的灯亮了起来。心想暗恋了四年的妹纸会不会没死,要是死了,趁着新鲜赶快玩玩儿,也够本儿了,想
着我就把超市推车交给了小白。

「白桑,你们先回去,给我留个门,我去看看能不能救个妹纸给咱们。」「我擦,你这是色迷心窍了,别让丧
尸咬掉你的鸡鸡。」我嘿嘿一笑,向着不远处的女生宿舍走去,一棍子打碎女宿舍大门玻璃,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进
去女寝,零落的几只丧尸一扫就成了羊肉串,拿着钥匙串(女寝的宿管大娘胖的和猪似的)来到二楼的407,这
时的我小心翼翼的开门,扫帚杆儿直指门内,一直丧尸冲过来,一枪插爆她脑袋。幸亏不是我女神,我迅速的关上
门,片刻的功夫从凉台扔下了女神的几个丧尸室友,将丧尸女神用衣物死死地绑在床上,形成一个「大」字。

由于厌烦丧尸嗷嗷乱叫,我脱下自己的内裤,恨恨的搥进她嘴里,这样她就不能抓我也不能咬我了。一把抓过
衣服挡住那因为尸变而狰狞的脸,我想像着她当初美丽的脸庞,开始撕扯她的睡衣睡裤。一身赤裸的美体,白皙的
皮肤,微微的发硬发凉,乳房不大不小,很秀气的挺立着,微红的樱桃被我含弄了一番。舌头缓缓的舔下去,当我
的脑袋来到乌雅的森林,一股屎尿味儿传来阵阵,应该是死后失禁,我用湿毛巾轻轻地擦拭了一番,还是感觉脏,
只用手指分开她的大小阴唇,紧密的甬道里,那秀气的处女膜向我招手。

女神也就到我肩膀高,趴在她身上就想抱着个大娃娃。女神的男友是我学弟,又黑又胖,和女神是高中同学,
没想到两个人都见过家长了,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死了到让我占了便宜。

我迫不及待的脱光自己,上下起手的玩弄着着美丽的娇躯,嘴里还不饶人。

「啧啧,还是处女就死了,真是白瞎了,让哥哥给你破处呢,叫你平时在学长面前装清高,操死你,插烂你。」
说着我那早已暴怒的肉枪,疯也似得在女神的膣穴里抽插了数百下,就着处女膜的鲜血和尿液,那个紧缩感啊,让
人有升仙的感觉,越是爽我的动作就越大,抽插的越用力,反正她是丧尸,不用在乎她的感受。由于性奋太强烈了,
过了好久,一股浓热的阳精冲入处女的巷道。全身一阵轻松,像是卸掉了一身的重担。

女神丧尸的乳房被我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屁股被我打的红肿。

既然没发口爆了,我就用大鸡巴使劲儿的杵着她的娇小柔美的乳房,将龟头淌出的前列腺液涂在乳头上,渐渐
地,没想到这样我也能性奋起来,大将军又重装上阵。瞄准那因为失禁,肌肉不太紧缩的粉红菊瓣,用力的插入,
别看肌肉死了,但是那紧缩感一点儿也不减。

爽啊!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冰恋的段子,嘴里兴奋地叫着,口水横流女神胸口。

大战了三百回合,力尽收工之际,我又尽最大可能插得更深更快,深深地射进肠道,随着我的拔出,阴道和菊
花里的白浊液体也随之落下床单。

心里一阵成就感,时间也不早了,为了不让室友们担心,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要天黑了,所以马上去完成重要
任务。

用着手里的钥匙,一个个房间查找有用的东西和吃的。在234屋子里找到一个藏在衣柜里吓傻得女孩儿,长
得还算清秀,我拎起她往外走,她死死地抓住我,嘴里喊的不想走。我也没管她,就是往外拽。后来,她被我手里
的温热感拉回了现实,知道我是活人,轻声的问我。

「同学,我室友都疯了,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啊!」我也懒得再去找活人了,就回答她。

「别担心,丧尸都让我解决了,我是男寝的小伟,你就叫我小伟哥吧!咱们这是要去男寝,大家在一起好有个
照应,我们储备了好多食物。」太好了!那女孩儿性奋的抱住我,后来我知道他比我们小两届,叫江楠。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唉!可怜的小羊羔,真天真,还不知道接下来面对她的厄运呢。

两个人加紧脚步离开渐黑的女寝和广场,蹑手蹑脚的回到了男寝。

先让江楠进了屋子,我随手反锁了宿舍门。看着几个狐朋狗友都起来了,帅哥一手叼着烟儿,一手拿着鸡腿儿。
大帝还在看着电视剧,一看到江楠,马上下了床。

涛哥坏笑的走上前打量着江楠。

「呦!还是个清纯的货色,一看就是个雏儿,不够玩儿啊!」一听这话,江楠吓得马上想往外走,见我挡住了
门,就扎进我的怀里,我笑了一笑。

「有得玩味儿就不错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趁着这个世道没有人管,对付一下吧!看着小脸儿,多嫩。」这
时的江楠一双瞪大的眼睛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我。

「你们谁先来,嘴我预定了。」我故作大方的推走江楠,以为刚才的两次热身,我现在还要养精蓄锐,以便来
次梦寐以求的口爆。

小白猥琐的搓了搓双手,嘴里淌着口水,一把将江楠按在地上,其他几个人也不顾形象的放下手头的活动。不
大会儿功夫,江楠的哪里挣脱的过几个正当壮年、欲火焚身的壮小伙儿啊!阴道里插了两支大大的肉棒急促的抽插
着,帅哥拉过江楠,将她翻了身,骑在上面,大大的鸡巴是几个人里最粗大的,黑黑的龟头一点点的插进江楠的菊
门里,一边插,一边骂。

「操,不鸡巴是处女还装纯,是不是小伟那孙子偷吃,这屁眼儿是处女吧,老子收了。说!」江楠呜呜的哭着,
口齿不清的回答,原来她的处女大一的时候给了初恋的学长,后来学长毕业了,两人断了联系,菊花算是帅哥占了
便宜。别看他外号叫帅哥,除了鸡巴大、身子壮,其他地方可没有一点儿帅的,反而是吓人的那种,一头恐怖的淫
兽压在身上江楠不久就被操晕过去。

我一口白酒喷在了江楠的脸上,刚从轮奸阴影中醒来的江楠,一睁眼眼睛看到了我,慢慢的爬过来抓住我的脚,
「求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让我做牛做马都行,不要再操了,好痛!」

「嘿嘿!牛马我们不要,就要鸡,又不是黄花闺女,操两下没事儿,来给爷吸一个,你要敢咬,我就把你喂丧
尸。」在我们的淫威下,江楠乖乖的吮吸着我那还夹带着之前尿液、血丝的大阴茎,我不由自主的抓住江楠的头,
身子用力的向前顶着,快要顶破江楠的口腔一样,又狠狠的插了两下,将所有子孙送进了江楠的食道,呛得她连连
咳嗽。

「不许吐,全部吞下,哈哈哈哈!」

我们轮番整整玩儿江楠一宿,到第二天清晨,我们都在各自床上睡得呼呼作响,江楠满眼失神的躺在冰冷的地
面,一身干涸的精斑。

过了几天,我们玩儿腻了江楠的身子,又觉得多她一个人浪费食物,就将她喂了丧尸,换到小白去女生宿舍抓
姑娘回来。

我趴在凉台上看着向女生宿舍走去的小白,手上的香烟随风燃烧,近来丧尸进入校园的越来越多了,应该是尸
潮要来了,超市食堂的食物不是坏掉了就是不够我们吃了,也是该换阵地的时候了,这次小白带回下一个性玩具之
后,我们就马上走,想到这里。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我转身对室友们说。

「兄弟们,都收拾好了吗,等小白回来,我们就上路。」未来等着我们的是无尽的挑战,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
的离开,新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来,尔虞我诈、友情爱情,生存的信念一直伴随着我从病毒爆发的2月14日的那个
情人节到今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