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城市猎人之深田真希篇
新城市猎人之深田真希篇
(1)

地点:日本新宿某私人公寓
       时间:七月十日下午三时

「恭……恭子妹妹……」色迷迷的牙羽獠躺在家中的黑色沙发,一边翻阅着刚出版的后藤恭子的水
着写真,一边流着口水自言自语。看他那十年如一日的下流猥琐模样,加上那支在短裤下昂然直立、欲
破裤而出的家伙,慎村香气得直发颤,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个刻了数字的大木槌,往一脸贱相的獠猛挥过
去!

「砰!」的一声巨响,大槌打正獠的左颊,由于力道太强,獠给打得直飞出去,到撞上那堵墙才停
下来。可怜的淫虫萎顿在地。

香满面通红,怒道:「你这贱胚!家里一毛钱也没有,每天也只吃这过期的杯面,你还不去给老娘
好好工作!大白天都在看那下流无耻的书,还……还撑得那么高!」香的眼光往獠的胯下一扫,然后别
了脸不看他,脸上更红了:「真不要脸!」

獠捧着满是伤痕的脸,嬉皮笑脸的道:「什么撑得高呀?獠仔不明白啊?」

香不敢再看,忙岔开话题:「我去留言版看一下,你给我在家规矩一点!」

拾起那本后藤恭子的写真,续道:「这东西没收!」

獠大惊,两手捉着香的腿,哀求道:「穿迷你裙很好看的香小姐,小獠以后一定努力工作,香小姐
你大发慈悲,放恭子妹妹一马好吗?」

香猛力一踢,獠毫无招架之力,又吃一记。獠的短裤不知如何给弄掉了,那粗硬坚挺的东西给香看
了个全相。香呆呆的盯着它,一张俏脸红得发紫。

「人家不依呀,香姐姐欺侮小獠呀!」这笨蛋不知走了光,还在装疯撒娇。

「你……你这变态狂!去死吧!!」

香怒极,獠欲退缩,但谈何容易?不用多说,这蠢材又给修埋了一顿。

「你这色情狂给我好好看门口!」香头也不回的关上了门。

獠又回复他的嬉皮笑脸,摄手摄脚的往浴室去找他的猎物。

************

「终于有了……」香望着那段以XYZ为抬头的留言,喜极而泣:「三个月来的首件委托,太好了
……」香忙将委托人的资料抄下。

香寻思:「深田真希?是个女的,搞不好还是个美女,但如果又放弃的话,不出十天半月,本小姐
必会饿死街头!我这么年轻貌美,不要啊……」

转念又想:「哪有这么多的美女啊?一定不是!我这悲观的思想真要不得!

香,要往好的方面去想才对呀!她不是美女!但如果不美,他却宁可饿死也不接的!怎么办呀?」

经过一连串思想挣扎,香还是接了这桩生意,毕竟饭碗重要嘛。

回到公寓,正想将这消息告知獠,但找他不着。终于,香走到了情报研究室(厕所),推开那虚掩
着的门,笑道:「獠你看!我们有生意……」突然,香呆住了。

只见獠嗅着那粉红色的蕾丝胸围,把同色的内裤包着小獠,正以超高速在套弄。给香这突如其来的
一吓,獠的手停了,面色变得惨白,正盘算着如何脱困之际,香一个箭步把小獠握在手中,淫笑道:「
我说,有工作了,你做还是不做?

答我!」香用力收紧,獠的要害被制,还有什么选择?哀求道:「我做我做!你放手才说吧!」

香满脸笑意:「我偏不放!怪不得老娘每次洗衣服时,总见那些内衣裤黏答答的,原来是这样呀!」
目光集中在小獠上:「很爱射吗?你今天就给老娘射个够!」

香用她十只修长白嫩的手指,徐疾有致地给小獠来个全身按摩,还在小獠的头上不断吹气,加上那
淫贱的眼神,极具挑逗性,令獠爽得无话可说。

「舒服吗?獠。」獠尚未回答,香突然将手收紧,快速地上下套弄已硬如钢铁的小獠,很快,十、
二十、三十……等到约一百下时,香突然放手,看了獠一眼,伸出又湿又滑的香舌,舔了舔小獠的头,
然后用手弹了它一下。

香淫笑道:「老娘今天很倦,要睡一下,接下来的自己收拾吧!」说完后,哼着歌走出了浴室。

厕所内剩下呆若木鸡的淫虫。

(2)

地点:新宿某商场内的咖啡室时间:七月十二日晚七时三十分

香根据留言板上的电话,约好了委托人在这家店里会面,但过了约定时间三十分钟,还未见其出现,
心内既焦急又担忧,恐怕这次交易又泡汤,那真是不堪设想了。

只见獠仍是那副德性,露出那猥锁之极的色狼相,视线跟着往来穿梭的女侍应们,目不转睛的盯着
她们的胸脯、美腿,可怜那些不知就里的少女,已给这色鬼在脑里强暴了千遍万遍。

香叹了一口气,没心情理他,目光只在手表与咖啡室的入口往来。一分一秒的过去,店内人流极多,
但哪里有半点她的影子?手电也没有响过。多半是给耍了。

「獠,我们走了,」香露出极失望的表情:「她不来的了。」

「你是否约了个穿黑色套装、架眼镜、长发的大婶?」獠一面盯着那个叠起双雪白长腿的美女,往
店门口一指:「她好像在找人。」

「你……你怎知道的?」香大喜过望,撇下獠,直往那女子奔去。

「獠仔对大婶可没兴趣。」獠喃喃自语,继续看着风景。

香满面笑容,和那女子寒喧几句后,带她来和獠见面。

「獠,这是我们的委托人深田真希小姐,」对真希道:「他就是……」

未等香说完,真希抢道:「阁下就是城市猎人吧?请多多指教。」虽架上副圆框眼镜,但仍盖不了
一双挺秀剑眉、清澈明亮的眸子和性感丰满的嘴唇。淡施脂粉的她,颇具姿色,风韵犹存,想年青时必
是个标致美女。奈何岁月催人,一张俏脸已无复当年。

獠瞟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不理睬她,实在无礼之极。香看在眼里,正要发作,岂料真希却不以为
忤,面露微笑,对香道:「可以让我说一下找你们的目的吗?」

香见真希毫不在乎,也就硬生生吞下了这口气,心想报仇何时也可,是以脸上不动声色,笑道:「
请说,我们有的是时间,」对獠道:「是吗?」同时往獠的脚面上用力一踏。

「是……是的。」獠痛得面容扭曲,冷汗直流。

真希又笑了一下,道出她的经历。

原来她任职市内一家出入口公司的秘书,生活平淡乏味,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感情稳定但已无甚
惊喜可言。男友叫雅彦,只是个普通写字楼文员,收入微薄。但有一天,他忽然兴奋地对真希说,他中
了什么大抽奖,之后像变了另一人似的,开始不大理睬真希,约会少之又少。三个月后,离奇地暴毙在
市内某个建筑地盘里,死因是头部中枪,事件仍在调查中。此后,真希每天也收到不明来历的电话,每
天出入也有人跟踪,半夜还有人按门铃,但开门后甚么人也没有,只得地上一张纸条,写:「还钱」两
字。

「请你们帮我收拾那些人吧,否则我快疯了!」真希哀求道。

「来我家再说吧,这里不大方便。」獠一本正经道,起身往出口走去。

香眉花眼笑,草草结了帐,拖着真希的手,紧跟獠的背影前去。店内一双凌厉已极的眼光目送着他
们。

不消一会,三人已回到獠的公寓。真希道:「香小姐,厕所在哪?我想洗把脸。」

香告诉了她,回头看獠,只见他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怎么了獠,哪儿不对了?真希小姐也不错啊?」香笑问,内心庆幸着这次「战术」果然收效,否
则这色狼已对真希下手了。

獠道:「我出去一下,你小心保护真希。」

香笑道:「不用担心,我保证她不会少一条汗毛!」

獠微微一笑:「那就好了。」然后离开了客厅。

香呼了一口气,忽听身后有人道:「獠走了吗?」声音清脆悦耳,香回头一看,正是洗掉了化妆的
真希。这哪里是什么大婶?顶多只是十八、九岁的少女,花容月貌,清秀可人,直比之前的相貌美上十
倍。

「我不是叫你在獠面前要化妆作个老女人吗?怎地又回复原状了?」香微怒道。

真希小嘴一扁:「牙羽先生也不像是坏人呀,只是有点色迷迷罢了,男生都是这样的嘛。看他在店
内那失望的表情,我不想再骗他了。」

「小女孩懂什么!他是色情狂呀!如他知道你是这生模样,会对你……什么的!」

「如果牙羽先生真是看上了我,我……我愿意给他……」真希一时竟说漏了嘴,羞得满脸通红,垂
下了头。

香往自己额上拍了一下,秀眉紧皱。

(3)

獠的表情异常严肃,还有点凶,独自在这条人流稀少的街上踱步。两条人影静悄悄的、远远的跟着,
獠像亳不察觉似的,继续前行。过了不久,面前出现了一片堆满杂物,废置了的空地。

獠停了步,头也不回的道:「怎么了?打算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吗?」

那两人见行藏败露,也就大摇大摆的站了出来,獠也转了身,打量着他们。

左首那人身材廋削,皮肤黝黑,穿了套黑色西服,架上墨镜;另外那人长得高大壮硕,肌肉结实,
穿了件黑色紧身短衣,深绿色军裤。

肌肉男问:「你就是那个城市猎人?」

獠懒懒的道:「有话快说,我不想跟这些小角色浪费时间。」

那肌肉男圆睁双目,怒道:「你找死!」正欲扑上前之际,西装汉暴喝道:「给我站住!没规没矩
的,还嫌不够丑吗?」肌肉男身子一震,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但仍狠狠的盯着獠。

西装汉微笑道:「我们只传个口讯,就是『海原龙二‘已到了日本,稍后会到府上拜访。他很想念
你,和有很多话要对那女人说。」

獠双眼闪着寒光,喝问:「他何时回来的?现在什么地方?」语音激动,和平时冷静的他有天壤之
别。

同时,在獠的公寓内,香正施尽浑身解数,将獠的种种下流行为绘形绘声的说个不停,真希在旁笑
嘻嘻的听,好像对獠的行为十分欣赏。香鉴貌辨色,心知这女孩不吃这套,长长叹了口气,虚脱似的跌
坐在梳化中。

真希笑望全身乏力的香:「我要上一下洗手间,失陪了。」她未等香回答,已经快步出了客厅。

「都是那色鬼,待他回来要给他好看!否则老娘这口气咽不下!」香咬牙切齿,「砰」的一拳打在
梳化上,然后拾起个坐垫,用力拉扯挤压。

真希满脸笑容,把洗手间的门轻轻带上,将那外套和短裙除下,一对光洁无瑕、雪白粉嫩的修长美
腿立时曝光,肉香四溢。真希弯下腰,一双玉手自足踝起抚摸自己的腿来。那玲珑曼妙的小腿肚子、圆
滑细致的小膝、丰满诱人的大腿,在真希自我爱抚之下,更是销魂蚀骨,美不可言。真希闭上了眼享受,
伸出火热的香舌,舔着干干的口唇,嘴角泛起淫荡的笑容。

她摸了半晌,然后双手高举,「唔……」的一声,伸了个懒腰,又开始解那白衬衫上的钮扣。到最
后那颗钮也解了之后,只见白光一闪,那碍事的衫已不知去向,在那完美的胴体上,只有皓白如雪的蕾
丝乳罩,和小得不能再小的纯白绵内裤。

真希望着镜中的自己,双颊泛红,媚眼半开半合,心内欲火更炽,两手从奶罩的底部插入,将那柔
软丰满的洁白乳房又搓又揉,双腿用力地夹紧,那些白嫩的脚趾都全弯曲着,身体因过度兴奋而不住颤
抖。

「牙羽……先生……快来看嘛……」真希梦呓似的叫道。

(4)

真希面颊泛红,香汗淋漓,娇喘连连,那凝脂白玉般的十只纤美手指,搓弄着两颗丰满柔软的嫩乳,
摸了一会,那白色蕾丝胸围已完全缩了上去,从指缝之间,可见一双粉红色小巧乳尖已急不及待的变得
巨大坚硬。

望着镜中的自己,好一个淫秽饥渴的少女,真希「嗤」的笑出声来,然后,左手继续摸那大奶,右
手往两条粉腿之间摸去,熟练的伸手入内裤中,又摸了起来。从外面可见那数只在急速活动着的手指,
正疯狂的抠弄着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而一滴又一滴黏稠发亮、含淡淡少女体香的淫液,沿大腿内侧缓
缓而下。一种莫名的强烈快感在阴户不住游走,那兴奋高涨之感前所未有,真希不禁连声呻吟。

真希把手抽出,将那沾满浪水的手放在眼前,自言自语:「这是真希的……那么多呀!」放到唇上
一嗅,迷迷糊糊的把食指放入口中吸啜,「滋滋」有声,然后照样把其他手指上的淫水细细品尝,忍不
住赞道:「好好吃喔!还要……」

褪下内裤后,真希两膝弯曲,蹲在地上,那神秘桃园毫不羞耻的全露出来,只有顶端一撮沾着蜜汁
的浓密阴毛稍稍覆盖。真希仔细的瞧着,发现那饱满鼓胀的阴阜之间,那双娇嫩桃红的阴唇半张半合,
透明的黏液不住由蜜穴溢出,而之前猛烈的揉弄更把整个阴部弄得一片狼藉。真希感到血液狂涌而下体
那小小的豆子之中,使其发硬变大,她再也不敢怠慢,两手向牝户发动攻势。

在新宿的一端……

夜凉如水,偶尔吹来的风,为这块空地添上唯一的声音,同时也吹醒了思绪混乱的獠。这阵风,把
三人的衣衫给吹得立立作响。

那西装汉淡淡一笑:「差点忘了作自我介绍,小的叫深田刚,」向肌肉男一瞥:「这个叫大贺,方
才多有得罪,请勿见怪。」

獠目无表情。

深田刚续道:「未知舍妹真希到府上有何贵干?我好想她啊!」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和海原有什么关系?」獠怒问。

刚发出狡狯之极的讥笑声,在这荒凉之地更形阴森可怖。

刚又道:「城市猎人啊,怎地变得这般无能呀?枉你还自称什么清道夫,我看哪,还是回家抱抱娃
娃,亲亲那不男不女的算了。哈哈……」

他笑声未绝,只觉额上凉凉的,不知何时,獠已揉身而上,拔枪架在他的头上,身手之快,实是罕
有。獠以严峻冷漠的眼神紧盯着他。

「你这混蛋,竟如此大胆,不想活了吗?」大贺暴喝,硕大无匹的拳头往獠面门招呼,势夹劲风,
强横之至。

獠视若无睹,等到拳风吹起头发,直拳正要命中之际,还是纹丝不动。大贺心中暗喜,洋洋得意之
际,突然全身缰直,那拳硬生生的停下来,然后「砰」的一下巨响,仰天跌到,昏死过去。刚斜了眼望
他,只见大贺的腹中深深地凹了下去,那形状赫然便是个鞋印。

獠的目光一直也紧盯对方,由始至终,刚也是那副轻松自得的表情,好像一切也在他计算之内,而
他对同伴被击倒之事漠不关心,其冷血无情可见一斑。

突然,刚双目杀意大增,咧嘴怪笑,「嗖」的一声,獠眼前一花,刚已在十公尺以外,那速度委实
可惊可怕。深田刚以他那沉厚的声音叫道:「组织在首领海原神未死时,已充份掌握的『那两种‘技术,
今天,在这里,将经由我手,铲除你这忘恩负义的叛徒!为组织、壮烈阵亡的兄弟和伟大的首领报仇!」
语声发颤,显然激动已极。

「报仇?」獠放下了手,枪口指地:「就凭你这饭桶?」

「牙羽……!」刚飞身而上,快如鬼魅!

(5)

刚以鬼神般的速度直飞往獠的面前,在他身前五公分处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然后一阵风
才把獠的头发吹起。獠微微一惊,退了半步,但刚的手已抓着獠的咽喉,用力的收紧,力度异常巨大。
獠想扳开那似钢爪的手,但哪里能移动分毫?

突然「砰」的一声,刚的额上多了个圆洞,鲜血四处狂喷,刚的双眼睁得老大,绝望的瞪着獠,只
见獠右膝起处正中刚的手肘,左足一蹬,刚直飞出去,委顿在地,没半点声息。

獠大口的喘气,想起方才的险境,手心也冒出了汗,寻思:「照情况来看,那家伙确是给注射了天
使毒品,但他发狂前确没半点迹像……难道这是改良版?

抑或有人暗中用某种方法下毒?」獠游目四顾,凝神倾听,莫说是人,就算猫狗也没有。獠不欲在
此久留,把爱枪收起,跋足跑回公寓。

在公寓内,真希继续沉醉在自我欢愉之中,左手揉弄那竹笋似的肥乳,右手前臂贴在湿淋淋的阴阜,
发了疯似的上下磨擦,在充足蜜汁的润滑之下,动作更是畅顺,每磨一下,便有股触电的感觉传进脑中,
飘飘然的极是舒服受用。真希爽透了,完全忘记香的存在,忘我的大声呻吟:「来……给我多点……我
要……啊……」

远在客厅的香隐约听到,满腹狐疑的向厕所走去,叩了叩门问道:「真希,有什么事呀?」

此时的真希连自己姓什么也不记得,怎会听到?她右手剧烈的活动,那些淫水像江河缺堤似的,源
源不住喷洒而出,把地面弄湿了好大一片,而左手拾起那掉在地上的乳罩,把罩杯覆盖着口鼻,一边嗅
着留在罩内的甜甜乳香,右手拇指玩弄那硬硬的肉芽,食中二指在阴道里不断进进出出,发出「噗滋、
噗滋」的声音。

抽插一会,手指进出的速度突然快了,真希的呼吸浪叫声更加急速,终于,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顶峰,
那白嫩丰满的身子微颤,蜜穴的深处喷出大量乳白的骚骚的浪水,像男子射精一般,弄得墙壁、地板到
处也是。高潮后,大口喘气的真希像虚脱似的坐下,白白胖胖的屁股沾满了汁液。

「砰」的巨响,厕所门给撞开了,真希给吓得张大了口,只见门后站着一男一女,也给眼前的景像
吓呆了,作声不得。良久,香定过神来,盯着一副淫相、完全勃起的色鬼獠,立时无名火起,一槌把他
轰飞出去。原来獠赶回来时,真希还在自慰当中,香担心她出了事,叫獠撞门察看,怎料门后真希全身
赤裸的坐在地上,还有满地淫水和满室诱人的女性体香……

全身伤痕的獠苦笑:「这次又不是我偷看,是你叫我撞……」

香怒道:「闭嘴!你这色鬼怎会不知她在干那……那种东西?还在狡辩?」

獠灵光一闪,表情极其认真:「那老太婆呢?她走了吗?这女孩又是谁?」

香不耐烦道:「你这笨蛋,她们根本就是同一人,之前她化妆扮得老了,这才是她本来面……」香
说漏了嘴,忙用手掩口。

獠心中雪亮,斜了双眼看香:「啊,不知是那个好管闲事之人的主意呢?」

香明知他绕了弯子骂自己,又一槌把獠打得半死。

真希已这时梳洗完毕,含羞答答的向獠道:「今晚来房找我……我有话对你说……」嫣然一笑,半
跑半跳的走向客房。

獠一脸贱相,流着口水道:「今……今晚……嘿嘿……」

香深深叹了口气,缓缓摇头。

(6、终章)

经过一阵扰攘之后,公寓内始得片刻的宁静。

香望着沉醉在幻想中的獠,寻思:「这笨蛋不知走了什么狗运,居然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喜欢他,
还在老娘面前主动勾引他……可恶!只要一日有老娘在此,想干那不要脸的勾当,门也没有!给我走着
瞧!」

獠突感到身旁有股阴森寒气袭来,一看之下,身子不由得一战,只见香面上一阵青一阵红,显得脑
怒已极,正瞪视自己。两人视线一触,獠登时怯了,讪讪的转过头去,突然双手捂着肚子,愁眉苦脸的
道:「哎哟哟!獠仔肚子很痛啊!

不行了!要拉肚子啦!」一阵风似的抢进了厕所,香叫也叫不住。

獠此计看似避开香,其真正目的当然是真希的内衣裤,和引人入「性」的汁液了!獠反手锁上了门,
一阵淫香已沁入心脾,小獠已兴致勃勃的站了起来,差点破裤而出。「我来了,可爱的内裤妹妹,嘻嘻
嘻……」伸手去捡地上的那小东西。

「呼……哈……呼……」浓重呼吸声中,颤抖的手握着真希小小的白内裤,中间部份一片黏答答的
白色液体,散发出阵阵幽香,令獠心跳强烈加速,滴滴豆大汗水由额上流下。「今晚小獠可吃饱饱了…
…呼……」裤头一松,小獠已重见天日,獠一手捉紧它飞快的上下套弄,一面品尝沾着淫水和留有余温
的小裤裤。

不消数分钟,已感高潮将至,突然门给撞开了,獠欲停手,却哪里收得住?

一阵阵快感涌至,阳精激射而出,全给射中了撞门的人脸上、衣服上。好个完美的颜射!

「这就是拉肚子吗?獠?」满脸精水的香不怒反笑。

「饶……饶……」獠面色发青,心赡俱裂,话也不懂说了。

「看来你真病的很重,这东西的颜色也变成白白的,刚好我懂得治疗之法,要不要试试呀?保证你
十天半月也不再拉肚子,好不好?」香伸出玉手一握。

「做……做什么呀?不要这么用力抓,会弄死小獠的呀!哎……这种手法你从哪学来的呀,为何这
么会弄……啊……」

「快点硬起来嘛,再给我射多十次八次就好的了。」

「原……原来……你想要我在这里出……噢……」

「哼,看你怎样和她干!」对那粗硬阳物说:「小獠快快吐出白汁汁吧,香姐姐口渴得很哪!像刚
才那般,射进姐姐的小嘴内喔!」

「不……不要啊……这么激烈……小獠受不了了……啊……」

「这样就受不了了?太逊了吧?也不像整日勃起、精力十足的你啊!」香欲念渐炽,此等下流话也
给说出口。一副淫相的香,獠也从未见过,只觉她玉手娇嫩,幼滑柔软,小獠给她揉弄着,十分的舒服
受用。

「好……好爽……」

「别忙叫好,接下来才是戏肉呢!怎样,来我房好不好?不要理会那小女孩了!」香抛了个媚眼,
同时舔了舔留在唇上的精液,转了个身,屁股一摇一摆的步出厕所。

獠从方才的激战中冷静下来,心想:「哼哼……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獠仔怎会放过?嘿嘿嘿……」
淫笑中的獠飞快的脱了个精光,跳进浴缸内洗身,口中哼着曲调,十分轻松自在。

香满怀欢喜的回到睡房,脱光了衣服上床,拉过被褥覆盖着身体,心中七上八落,眼光放在房门口,
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獠……他会怎样待我呢……」香轻声自语。

在屋中,某房门给缓缓打开。

「我来了。」獠柔声道。

「我就知道……嘻嘻……」一把娇美女声道。二人紧紧相拥,深情一吻。

**********************************************************************

时间:七月十三日凌晨二时三十分
       地点:日本新宿某私人公寓附近

一阵轰雷般的叫声响彻云霄:「牙羽獠!!你这个杀千刀!!」

邻近的居民却全没反应,仍然沉睡中。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