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束缚
束缚
第一章

周岩走入这家酒吧,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据窗而立的女人。修长挺拔贴身小西

装,包裹住曲线优美的身子,就是在酒吧这种休闲的地方,整个人站得还是和标

枪一样的笔直,毫无表情的脸上,眼睛如警戒的鹰般看著窗外。周岩极有兴趣的

勾起嘴角,目不转瞬地盯著那女人看。那女人大约一米七五的身高,帅气有型的

短发染成淡淡的黄,却没有一点流气而是一种耀眼的光环,精致的五官、清秀的

轮廓,细长的手指夹著一根烟,雪白的肌肤在暗淡的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晕。

她有种说不清楚的气质,有凛凛之威,却又有种让人想抱在怀里温存的感觉,

周岩知道那个女人是最合自己胃口的类型。这么合她胃口的女人,周岩还从没有

碰到过,何况她还很漂亮。周岩那总是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眯了起来,如一头看到

可口猎物的豹,露出兴奋的光芒。她心满意足的喝了口冰啤酒,向后倒靠在椅背

上:「你是我的了,宝贝!」

李东宁在周岩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只没想到那咄咄逼

人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没有移开。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露馅了?她迅速的想了一

下最近几次和局里的联系,自认是很稳妥的,不该引起什么麻烦才对。

二十三岁的她做卧底打入青帮快半年了,以她的身手和才智取得了青帮老大

的信任,也以出众的外貌,让很多男人甘心为她铺好道路。她凭借自己掌握的信

息和电脑本领,取得了许多青帮的资料。青帮在警局一连串的打击下,已摇摇摇

欲坠,只差最后一击就大功告成。

走投无路的青帮老大,只好求有东亚走私武器龙头之称的纵横的帮助。

她知道这个无礼的人是纵横集团的二老板周岩,一个二十二岁的女人。

纵横名义上是国际贸易集团,但私底下一直从事著武器走私的活动,也是一

个让政府头痛的黑帮组织,且组织更加严密。目前为止,她们没有留下任何犯罪

线索给警察局,让人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感。

李东宁不知道周岩为什么一直盯著她看,那种目光让她有被剥光衣服的感觉,

十分的不舒服。她微微皱了下眉,把烟掐掉,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

周岩的目光仍是追著李东宁的背影,直到她消失,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

笑意:真是个漂亮的人儿。

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周扬眼里,她受不了似地叹了口气,用手肘碰了碰她那

个心不在焉的妹妹,希望她也收敛点,那种色迷迷的眼光,让人觉得她的口水就

要流下来了。不就一个漂亮了点的女人嘛,也不是倾国倾城的貌,至于看得这么

没有形象吗?

青帮老大这次主动前来,是因为青帮这次被警察盯上,已是衰运连连;走投

无路的他们,只想早些卖出手上的东西,以求远走高飞。可是要找到能一次性买

下他们所有货物的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只有纵横才有这种实力。在青帮走

投无路时低价收购他们的货,可是件极有利可图的事。

周扬肚子里打著如意算盘,毫不客气地在这里狠狠压价。青帮的那个原来总

是趾高气扬的老大愁眉苦脸的,在空调房间里拼命擦汗,一直在哀求她提高点价

钱,双方算是一时僵在这里。

周扬不急,她知道对方最后只能接受这个价钱,她很踱定地抽著烟。

正在那个老大准备放弃坚持,同意周扬的开价时,周岩开口了:「我加你1

0% 的价,不过,有个条件……」

周扬在肚子里长叹一口气:「唉,钱呀……」。

不出她所料,只听周岩说:「我要你的一个人,就是刚才站在那个窗口前,

高高的女人。连同她的情况资料一并交到我手上来,明天我就要见到她!其它事

情就由陈君毅和你们交接。」

「一定,一定!人,明天我一定会派她到岩少那,其它事我会和陈先生接洽

的。谢谢!谢谢!」那个接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老大忙不迭地回答,生怕周家

姐妹后悔,赶紧带人离开。

周扬斜著眼看著周岩,摇摇头说:「那小妞可真值钱。青帮要倒了,没人帮

她撑腰,想要她,什么办法没有…」

「我不想冒险。」周岩一下打断了她的话,周扬也不以为忤,若有所思似的

看了看周岩,不再说什么。

第二章

李东宁仰头看著纵横公司所在的大楼,有点犹豫,她想不通为什么周岩这么

急著要见她。

这里地处市中心公园边上,是这个城市最黄金的地区,不亏是纵横集团,如

此的财大气粗。而这个纵横集团是个更大更严密黑帮组织,局里先后派了不少精

英打入其中,不是不得其门而入就是被识破而永远消失。而这次……也许是个机

会。

昨天她已经把青帮老大的最后出逃计划告知局里,他们将会在监狱里渡过他

们的后半辈子。李东宁有点得意地微笑了下,这次卧底可谓是大功告成她定了下

心,走进纵横集团,报上来意,立刻就被人带到总经理办公室。

办公室大面积的落地窗映著外面一片的公园绿地,大片的自然美景让人的杂

虑一洗而空。李东宁虽说心事重重,但也不禁一时间被眼前的美景吸引,沉浸于

其中。

当她忽然又感觉得那让人不舒服的视线时,周岩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眼前的周岩浑身散发著与昨晚低调的她所不同的气焰,微曲的身形充满著凌

厉霸道的气势,把双手抱在胸前,眼里发著灼热专制的光芒,让李东宁感到一种

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心中不禁有点游移:这次没有等上级批准就行动,不知道是

不是错了。但她并没有把她的想法表露在脸上,她还是很镇定地站在周岩面前,

眉也不皱一下地让她审视著。

真不错……周岩看著近在眼前的李东宁,心中想拥有她的念头更加狂热凛然

的气势,出色的外表,高挑的身材,让人目炫神迷,气为之夺。

「李东宁,高中辍学,因杀人而入狱,因是未成年而在七年后被释,在狱中

结识青帮的老大的干女儿,出狱后就加入青帮,因几次行动的出色完成而被提拔,

是青帮中少有的新一代有为之人……更是青帮从其他帮派中获得情报的源泉,至

于是不是靠美色……我不想多想……」周岩嘴里背著李东宁的情况,眼动也不动

地看著眼前的人,并且带些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人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潮。

「有为不敢!在下李东宁,不知道岩少有什么指教?」李东宁知道自己这份

经历几乎是毫无破绽,很放心地回答。

周岩不说话,仍是打量著李东宁,直看到李东宁有些不耐烦的想避开她的视

线,她才慢悠悠地宣布:「我要你!」

李东宁一听,整个人都傻住了,呆看著眼前这个自信满满的人。她的语气和

眼神都表示这个「我要你!」是要占有一个人的意思。这算什么话?而且还象是

一个宣告!…难不成,这个纵横集团的二老板是个同性恋?可是,没有听说过呀?

李东宁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听力有问题,她不禁后退了一步,背贴上了玻

璃,愣愣地看著周岩,半晌才说:「你什么意思?」

周岩跟进一步,双手撑上李东宁头侧窗户,又细细地打量李东宁半天,才象

叹气似地说道:「你很漂亮!这么好的皮肤,真是少见。」

李东宁这下肯定了周岩绝对是个同性恋。她伸出手把和她贴得太近的周岩推

开了点,正颜道:「对不起,我不是同性恋。」

「你讨厌同性恋?」周岩面不改色地问道。

「不,我不讨厌,但我不是!」李东宁用坚定的口吻答道。

「没关系,我会让你是的。」周岩嘴角挂起一抹邪笑,饶有兴趣地看著眼前

有点烦躁的李东宁,她冷漠时很吸引人,皱著眉的样子也很漂亮,只不知道她笑

起来是如何的,一定会是更吸引人,会……象是一片美丽的薰衣草吧……周岩心

猿意马地想著,不去管李东宁越来越阴的脸色。

李东宁听到这句没有道理的话,知道跟她说什么都是白搭,转身立刻就要离

开,周岩也没有拦,看著她走出去。

就在李东宁奇怪周岩这么容易就放她走的时候,她看到电梯前站著几个大汉。

「真烦人,又要打架。」李东宁脚步不停地走向电梯。

「对不起,李小姐,岩少要你留下来!」其中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很有礼地拦

下李东宁。

「可我不想留下,你们想怎样?」李东宁一副废话少说的样子:「那就请李

小姐见谅,职责所在。」话音一落,那几个人伸手想把李东宁架回去。

李东宁一声不吭,立刻动手,一脚踢向一名大汉,手已经重拳打倒另一名。

她又猛地转身,随手一扯,把一人扯失平衡,手肘回身一击,又一人直接倒

地不起第三章

余下几名大汉互看一眼,没有想到这个瘦弱的女人居然如此厉害,同时涌上。

一人从后面袭来,李东宁头也不回,一弯腰,一个过背摔,把人直摔出三、

四米远。其它几人也被李东宁打得东倒西歪,踉跄后退。

此时电梯正好到,就在李东宁要抢入电梯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把把她拉回,

李东宁反应迅捷地一脚踩向来人的脚面,肘往后直击对方腹部,想速战速决,早

点脱身,没想,她的攻势全部落空,她惊诧地一回头,看到周岩仍是用象是要吃

定她似的目光盯著她。

「身手真不错呀!我对你更感兴趣了!」周岩邪邪地笑著说:「你走不掉的,

你是我的!」

李东宁气结,正想回击,打掉那让人看著不顺眼的笑容时,却不防脑后受到

一记猛击。她头部一阵剧痛,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周岩看著手里拿著一根木棒

得意扬扬的周扬,气急败坏的叫道:「你来做什么?把她的头打坏了怎么办?!」

「现在就心疼了?你看她这么厉害,打倒一片,你乱操什么心?唉…这么辛

苦干嘛?一棒了事。」周扬根本不去理周岩那恶狠狠的目光,把棒子扛在肩上,

一摇一晃地回她办公室去了。

李东宁从黑暗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而她的

身上只穿著一件宽松的睡衣,而且衣襟大开处于一种半裸的状态。

她吃了一惊,急忙要起身赶紧把扣子都扣上,但从头部传来的一阵钝痛让她

不禁重又跌回床上。

该死!好痛!

李东宁抱著头,等那疼痛渐渐消去,再重新打量著四周……

周岩!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变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还换了我的衣服!

李东宁翻身下床,检查了一下门:是从外面锁住的。她返身走到大落地窗前,

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

从窗户看出去,又是一大片的草地,湖水波光荡漾,绿树浓荫遮地,湛蓝的

天空飘著如絮般的轻云………这是北市郊森林公园!

「很漂亮吧?这是我们纵横的产业,我喜欢这片景致,就把顶楼留给了自己,

喜欢吗?」周岩靠在门边,看著李东宁依窗而立的修长漂亮的身影,紧实纤瘦的

背说道。

李东宁慢慢地转过身,冷然地盯著周岩,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周岩立刻回答,眼光坚定决绝,「你乖一点,我会让你快乐的!」

她走近李东宁,直盯著她的眼睛:「你真是个尤物!我的宁!」周岩伸出手,

轻著李东宁的脸,感受著她细腻的肌肤触感,「成为我的人!」她缓缓地拉过李

东宁的头,想品尝李东宁那看起来柔软迷人的唇。

李东宁及时的一偏头,恨恨地说:「我说过了,我不是同性恋!你找别人去,

别打我的主意!」

「我就要你!」周岩边霸气地说,边仍追逐著李东宁的唇。

「那么多比我美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又会讨人欢心,都应该比我这样的

没有趣味的男人婆好吧?」李东宁真不知道周岩倒底发什么神经,以她这种条件,

什么美貌的女孩子找不到,偏偏缠上她,自己应该一点娇媚气都没有吧?竟然还

说我是什么尤物,真是个变态!

周岩堵不上李东宁的唇,暂时放弃了这个举动,仍用手指抚摸著李东宁颈上

的皮肤。她听到李东宁的话,轻轻笑了下,低声重复道:「我就要你!」

变态加白痴!李东宁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跟这种人讲话,全是白费力!但

周岩那霸道的口吻让她感到有点心慌。她尽量不露出自己的胆怯,硬声道:「你

别想!」

「乖乖的,可以少吃点苦头。」周岩听若不闻地说道:「你会爱上这种感觉,

永远成为我的人的,宝贝!」

李东宁一听「宝贝」两字,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急忙道:「别叫我宝贝!」

周岩压上李东宁的身体,把她紧固在窗户和自己之间,深吸一口气,闻著李

东宁身上的淡淡清馨的气味,仍是用暧昧无比的轻声道:「我给你换睡衣时看了,

你的身材真好。没有一丝的赘肉,肌肉的线条优美,特别是皮肤,象上等丝缎似

的幼滑光泽,我当时真想直接就上了你。」

「别说了,恶心死了!你这个变态!放开我,别逼我动手!」李东宁实在听

不下去了。

周岩理都不理李东宁的叫声,手轻滑到她的下身,虚虚地罩住李东宁的脆弱

处。

「啊!」李东宁一声大叫,一拳打向周岩,周岩一闪,轻松地避开,邪邪地

笑道:「别费劲了,你打不过我的!」

李东宁照打不误,她可是她那届警校女生中的搏击冠军,但诚如周岩所说的,

李东宁无论在气势、力量还是武术功底来说,是比不上周岩,最终还是气喘吁吁

地被周岩压在了床上。

周岩满意地看着在自己身下挣扎的李东宁,说:「你的身手相当不错了,要

不是我,恐怕早被你跑掉了。我从小就学习空手道,泰拳,拳击,比身手,你还

差远了。」

李东宁挣不脱周岩的压制,放弃了无谓的挣扎,狠狠地瞪着周岩。

「你的眼神真吸引人,如刀似剑,我们可以迸出火花来了,宝贝!不过,我

会让你这双眼变得温柔起来,在你被我爱抚的时候。」周岩箍住李东宁的头,一

下吻住李东宁的嘴唇。

李东宁差点傻掉了,她还真的被女人给亲了!她只觉得肚子里一阵阵的反胃,

太恶心了,她都要吐出来了!

可她推不动比她更有力气的周岩,只能任周岩在她唇上肆虐。她紧闭着牙关,

死也不让周岩那乱舔的舌头进入她的嘴里。不得其门而入的周岩,只好舔遍了李

东宁的脸,又转到脖子上啃吮着那细腻柔嫩的肌肤,留下一个个艳红的印迹。

李东宁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终于禁不住叫起来:「别这样!你这头肮脏的

猪!」却不防周岩趁着她张嘴的时机,立刻把舌头侵入她的嘴里,疯搅着她的舌

头,舔过她嘴里的每一处地方。唾液大量流出,盈满了两人的嘴,缓缓流下李东

宁的嘴角,顺着脖子,流入李东宁的衣领里。

忍无可忍的李东宁趁周岩亲得忘形的时候,狠狠咬上周岩的舌头。周岩一声

惨呼,赶紧松开李东宁的嘴,血已经从舌头上流了下来。

周岩抹去嘴角的血,看了看手上的血迹,眼神一下暗了下来,她阴阴地说:

「你真狠!差点把我的舌头都咬断了!不给你点厉害看看,我想你是不会学乖的。」

她猛地把李东宁的手压上头顶,从边上抽屉里拿出绳子,迅速把李东宁的两

手缚在床头,她的强力和迅捷,让李东宁连回击的机会都没有。踢出的腿也被制

住,小腿紧紧地和大腿绑在一起,以一种屈辱的姿势,无力地张开着。

周岩满意地笑了起来,俯身对李东宁说:「这下你乖了吧,宝贝,我会让你

欲仙欲死吧!」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王八蛋!变态!人渣!」李东宁破口大骂,却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岩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掉。当周岩把她的内裤脱下,让

她全身赤裸地暴露在空气中时,她已羞得满脸通红,两眼紧闭,什么话都骂不出

口了。

周岩脱着自己的衣服,调笑道:「骂来骂去就这么些词,唉,你可真是个乖

宝贝。」脱光衣服,她单腿跪在床边,轻轻抚上李东宁光裸的身体。

当周岩的手一碰到她的身体,李东宁就惊叫起来。她惊慌失措地张开眼,却

被眼前周岩赤裸的身体吓住,虽然不是没有看过女人的身体,但是这样靠近过来,

带着滚热的气息,还是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周岩看着惊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李东宁,得意地笑了起来,「真是一个纯情的

宝贝!」

李东宁看见那样邪恶的笑容利马转过头去,不想看见这样嘲笑的表情。但是

当李东宁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被碰触的时候,立刻尖叫起来:「不要!不要碰我!

你这个恶心的变态!你去死吧!你敢这样,我不会饶过你的!「她用要杀人

似的目光瞪视着周岩,恨不得能用眼光直接杀了她。

「我的宝贝个性可真激烈,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看你在我身下高潮的样子。」

周岩理都不理李东宁凶狠的目光,拿过一个枕头垫地她的腰部,淫邪地端详

着李东宁那最隐密的地方。

她用手指轻轻碰了下那个小小的洞口,抬眼看着羞怒得脖子都红透了的李东

宁,嘴角勾起,低声说:「从来没有人碰过这里吧?我是第一个征服你的人,你

永远是我的人!」她用手缓缓揉摸着李东宁柔软的轮廓,用拇指在上上面打着旋,

刺激着身下的人最脆弱的地方。

李东宁吭都不吭一声,毒辣的目光死盯着周岩,任她对自己百般刺激,却仍

如大理石一般僵硬,毫无反应。

周岩折腾了半天,看着还没有湿润的洞口,叹了口气说:「你可真是够倔的。

不过,我不会放过你的,有朝一日你一会求着我给你的。「

她放弃继续挑逗李东宁的努力,拿出一个软膏,俯身下去,迅速亲了下李东

宁那因气愤而通红的嘴唇,挤出点润滑油,对李东宁说:「涂上这个,你会好受

些。不过,我不会给你涂太多,我想好好享受一下你身体紧绷的感觉。忍着点宝

贝,你会习惯的。」

沾着润滑剂的手指轻轻在洞口按揉着,看着它渐渐柔软下来,紧闭的穴口缓

缓张开,象是要欢迎手指的侵入一般一张一合地蠕动着。周岩欣赏着李东宁又怒

又羞的表情,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把手指慢慢伸入那窄小的甬道中,感受那柔

软火热的接触。她陶醉地闭上眼,长吁一口气,叹道:「你身体里好紧好软,真

棒!」感觉到身下的人因气而浑身发抖,周岩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我的宝贝真

是极品!就等着我来调教了。」

她的手指不安分地在李东宁的内部搅动着,扩张着那太紧窒的内部,还时不

时低下头轻吸着李东宁的胸口敏感的花朵,把它放在嘴里玩弄着,感觉到它们诚

实的坚硬了起来。

李东宁拼命扭动着身子,想避开这种羞辱,但却毫无用处。她惊骇地看着周

岩兴致勃勃地玩弄着她的身体,她不知道女人还可以这样玩着另一个女人。

她的身子以最屈辱的姿势张开着,最隐密羞耻的地方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别人

的视线下,被人肆意的观赏、玩弄。在她身体内的手指邪恶地四处伸探触摸,自

己的敏感被别的女人含入嘴中舔玩着,浸满着口水,闪着淫荡污浊的光芒。

李东宁咬着唇,忍着一阵阵恶心得要吐的感觉,仍是用仇恨的目光切割着周

岩,僵直的身体不给周岩任何的反应。

周岩也不理李东宁的感觉,自顾自地摆弄着那让她迷醉的身体,顽童一样嚣

张着要进入那诱人的穴口里肆虐。周岩终于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深深地看着李东

宁,看着她稍微因为停止了被挑逗的身体放松了一些,就恶意地对李东宁说:

「宝贝,我要享用你了!」

她迫不急待地把她的手指猛挤进那稚嫩的穴道,不管那窄小的甬道还未做好

准备。她艰难地往里面死死地推入,直直的刺破那层代表纯洁的薄膜,然后惊喘

着说:「你太棒了!这么热这么软,你简直要吃掉我了!好紧,宝贝!你是我的

了!」

在周岩因巨大的快感而浑身发颤的时候,李东宁却是痛得要死掉。她惨叫一

声,立刻压住所有的痛哼,死咬着嘴唇再也不出声。她的脸色变得惨白,豆大的

汗水布满她的脸庞,痛得气都要喘不过来了,她感觉到她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

东西破灭了……

疼痛像是一个无形的黑洞慢慢地吞噬着李东宁的身体,一切都在消失,痛让

她的神智溃退。那不知轻重的手指,在柔软体内乱撞乱捅,血缓缓流了下来。李

东宁瘫软在床上,用仅余的理智控制着自己,不因屈辱和疼痛而掉下眼泪,给自

己保留最后一点的自尊。

可她的身体像是违背主人愿望似的紧紧缠绕着周岩,磨蹭着她,让周岩一直

发出兴奋至极的低吼。她象失去控制般地疯狂侵犯着身下的人,极尽贪婪地掠夺

着李东宁的肉体。当她冲上激情的顶峰时死死地咬住了李东宁白嫩的肩膀,却舍

不得从如此美妙锲合的身体里退开,她把似永不满足的手指放在李东宁的身体里

休息一下,又迅速地发起下一轮的进攻。

那具可以被称作完美的身体随着自己的抽刺而虚弱地摇摆,盛气的目光开始

散乱失神。这让周岩感到了精神上从未有过的满足充实。她无法自己的重复着猛

烈的穿透动作,看见李东宁拼命咬住住自己的唇时那娇艳的模样,快感如惊涛骇

浪席卷她的全部身心。

周岩解掉绑住李东宁的绳子,把瘫软无力的人紧紧抱在怀里,粗暴地吞下她

嘴里的美味,感受着那份柔软,粗暴地搓揉着李东宁。触手之处:光滑有弹性的

肌肤,柔胸窄腰,结实紧绷的臀部。周岩完全沉迷在李东宁里外肉体的快感里,

话都说不出,只能一直低喊着:「宝贝!宝贝!」根本顾不上李东宁痛得都快要

晕过去了。

被同性强暴的屈辱煎熬着她的理智,剧烈的疼痛消磨了她的体力,李东宁逐

渐陷入昏迷中。间或因剧痛而短暂清醒的她,觉得周岩一直在摆弄她的身体,在

她身体里往复抽插,势头从未见一点减弱。

「我一定要杀了她!」李东宁在彻底陷入黑暗前,心中只有这个念头。

周岩看着昏睡中的李东宁,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淡淡的怜爱,一种极少在她身

上出现的感情。她伸手想展开李东宁紧皱的眉头,却无法抹去她脸上痛苦的神情。

周岩俯下身温柔地吻了一下李东宁的唇,轻轻把她抱在怀里。

「她在睡梦中还这么痛苦……或者是还在瞪我!」她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一

丝好笑的神情。

这个倔强女人,昨天一直用那痛恨的眼神瞪着她。除了刚被进入时的一声惨

叫,直到最后被做到晕过去,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无论周岩如何的调逗她、刺激她,她的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用她那凌

厉的目光轻蔑地看着周岩,好象被凌侮的人不是她,而是周岩自己。

被那种清澈的眼睛瞪视,周岩觉得自己行为的是如此的污秽,简直就要做不

下去。她用尽各种屈辱的姿势蹂躏着身下的人,可是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扑灭她

眼里的烈焰。

「你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对你更感兴趣吗?」周岩用脸厮摩着怀里人的脸颊,

喃喃地道,「我会彻底征服你的,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我周岩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