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洗净行尸
洗净行尸
还是沉静的小房间。灯罩中的烛火微微摇晃着,周围的景色也跟着微微摇动着,除了这个以外就没有其他活动的迹象了。在这样的小房间里,正中央的平台上正横躺着两具裸体。一具是充满艳丽和年轻的少女的肉体,另一具则是中年男人的白白微胖肉体,看起来相当不协调。已经过了好一阵子,两个人依然没有活动的迹象。************身体每个地方都有着疲累的感觉,模模糊糊的意识中,慢慢的感觉到自己是被人搂抱着。「好冷……」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心中颤抖地说着。随着这股寒意的降临,志乃的意识也渐渐的清晰起来。爬起身子,突然间看到全裸的宗主正睡在一旁,可以看见鼻子轻轻呼吸着。「啊……」心中一阵诧异,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然后像是察觉到了,脑海中的记忆一点一滴的回想起来了,紧跟着内心高喊着,「不……不……」身体仿佛可以感受到从不远处传来热热的呼吸气流的喷洒,这当中,身体花蕊中慢慢的好像萌生了什么,这样的感觉翻弄着自己。「啊啊……」终于回想起来了,但为时已晚。脑海中……又热又硬的肉棒刺破自己宝贵的部分,肉棒狠狠的刺进自己花瓣的里面去。初次的性行为引发出尖锐的疼痛,从被撬开的秘部中流窜出来。然后伴随着这样巨大的冲击,自己的蜜壶就承受男人肉棒的插入,就连花心深处也被贯穿了。然后……手快速的伸到自己的股间。指尖碰到了黏液了。这些是自己和躺在旁边的中年男人所释放出来的东西……「……该怎么办呢……」内心感到惶恐和无助。自己被玷污的可怕的感觉强力的袭击着志乃,有种自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自己的感觉。对的,这是人生第一次的体验。志乃模模糊糊的这样想着。宝贵的贞操是要奉献给还未谋面最重要的人,这样才对,但这样少女的纯情想法却在突然间悲惨的崩溃了。只是在破瓜后,和宗主间连续不断反覆进行着激烈的生殖行为。慢慢生起的甘美冲击激烈的像狂风般的翻弄自己。而自己也慢慢沉溺下去,然后索求着……不断的回想到这点,志乃的内心相当激动和混乱。厌恶的感觉……被自己身体背叛的感觉……志乃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怎么办呢……」往后的记忆不是那么的清楚,只是感受到宗主在自己身体花心深处射出热腾腾的精液,那个瞬间的记忆无法忘记。身体被尖锐的浪波给贯穿过,这样的快感清清楚楚的在身体里燃烧着。第一次被教导出身为女人的喜悦。被征服的自己。「……我……我……」当想到这点,志乃急速的有了羞耻心。放眼向四周望去,看见自己被抛在一旁的水兵制服。悄悄的走下平台,拿起裙子,从口袋中拿出一条手帕抹去还残留在下体的污秽。说不出来的感触经过手帕传过来。阴沈的情绪中,手帕擦试过好几回后,顺势的将手帕揉成一团,向墙角丢过去。匆忙的穿上内裤和裙子后,拿起被抛在一旁的胸罩,迅速地穿在身上,恨快的穿戴整齐后再穿上裙子,整理一下身上的衣物。仔细察看自己的上半身,志乃要知道有些皱折的上衣还有没有污渍要清理。照着镜子确定看看自己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期盼没有,自己还是那纯洁的少女,但是很明显的这样的期望是落空了。宗主还没有清醒的征兆。已经没有必要再在这个房间多待上一分钟。志乃静悄悄的离开房间,尽量不要发出声音,爬上楼梯,到达上面的房间。回到房间后并没有听到宗主爬上楼梯的声音。志乃稍微放心了,再调整一下呼吸后,便整理身上的衣物,志乃像似逃跑般的离开禅房。************途中并没有碰见任何人,志乃这就样的逃离宗庙,回到自己的家里。「志乃?你回来了吗?」不管家里妈妈的问话,回到家的志乃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赶忙的脱下身上的水兵制服,然后藏在衣柜中。绝对不能让家里的人知道。「这件事……不能被知道……」等到匆忙地换上居家衣服之后,便听到了家人呼唤的声音。「志乃,如果你回来的话,应该要打声招呼吧?要跟家人说你回来了!」身体被玷污的巨大冲击久久不能平复,志乃拼命的不要泄漏出这个秘密。「……是的……我知道了……」尽量保持跟平常一样的声调回答着。「对的……要是被知道的话……那就遭了……」志乃下定决心,走出自己的房间。************当志乃离开好一会儿后,宗主才清醒过来,立刻就注意到志乃不在身边。「是去哪儿呢……」宗主慢慢的爬起身体向四周了望着。但是都看不见志乃,连应该在一边的衣服也都不见了。「原来如此……」宗主会心的点点头。「即使是这样……」宗主回想起刚刚和志乃的性交,梦中所梦见的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十六岁少女肉体真是妙不可言。年轻的肉体中,有种说不出的艳丽和柔软。思春期少女身上的那种又香又甜的体香。那未开采过的蜜壶,紧紧锁住自己肉棒的各种感触。每一次都带给宗主无限的快感。自己尽情的享用过志乃年轻的女体之后,最后在年轻蜜壶的花心深处,尽情的释放出自己欲望的精液,灌溉着没有男人到达过的子宫中,在志乃十六岁肉体中深深的刻划着自己的印记。身为男人本能获得到十足的满足感。「好爽……」宗主忍不住的爽叫出来。轻快的脚步走下平台,宗主拾起刚刚脱下的丁字裤。因为前走蜜汁已经完全干了的关系,所以裤子上到处沾着硬梆梆的白色污渍。把丁字裤柔成一团,然后穿上了自己原先的白色服装。或许是因为经过充分的性交,所以身体每一处都觉得轻快无比。「到这步,已经……」宗主称心一笑了。「已经走到这步,那个女高中生铁定要成为巫女的。」这是一定不会错的事实……宗主快要走出房间的瞬间,眼角余光飘到了那丢在墙角揉成一团的手帕上。「……那是?」心中狐疑着的宗主走了过去,检了起来。这条手帕一定是志乃的,因为这里面清楚的残留着自己和志乃所分泌出液体的痕迹。宗主顺势的将手帕收进自己的袖子里,然后离开房间爬上了楼梯。************跟往常一样吃完晚饭,志乃进入到浴室中准备洗澡。一面泪水不断的涌出一面拼命的清洗着自己被玷污的身体。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呢……每个地方都残留着有宗主触摸过的痕迹,每处都提醒着自己。志乃仔细清洗着性器的四周围,洗得干干净净的,而且洗过一次又一次。但不管洗过多少次,蜜壶中还残留着宗主淫液的感触却没有消失。不久后,黯淡的情绪慢慢的在志乃的心中扩散着。「为什么……会这样……」脑中非常混浊,想起和宗主性交时的感触。「……不要啊!」像似要切断这样的念头,志乃摇了好几次头。但是,想起了那件事让自己的下腹模模糊糊中有了微热的感触。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触……「怎么会……」志乃不能理解。偶然间摸了胸部一把。「……怎么会这样……」心中一阵震惊。非常令人吃惊的是,当摸到胸部的刹那,竟然从乳房传出微微的快感。然后那还未完全成熟的乳头也慢慢的增加起硬度。「为什么……为变成这样……」完全无法回答心中的疑问。志乃自己本身也不能理解,只是觉得非常奇怪。「我……太奇怪……奇怪了……身体是怎么了……」不安的情绪在志乃的心中窜升出来。志乃虽然是没有发觉,但这是因为宗主塞入秘药剩下的残渣所引起的效果。进入到浴室洗澡时便发挥出残留效果。「不行……这种事……不能……」无法理解的志乃一直处在不安中。************隔天。早上起来,昨天所感受到的奇异变化已经完全一扫而空。「已经……没有问题了……吧?」给自己一个鼓励,志乃上学去了。虽然还不能从冲击中马上回复过来,但是要瞒住四周围的人,这方面是更加的恐怖。「我上学去了……」跟平常一样的志乃打了招呼后便离开家门,快速的跑到码头边。早上的夏天阳光强力的打在志乃的脸上,忽然间志乃有种整个人都变轻了的感觉。「瘦了……吗?……」志乃想到自己是不是瘦了,无意识中忘记昨天所发生的事了。在码头边,志乃遇见了绫。「小绫,你早啊!」志乃露出微笑跟绫问好。「你早。」跟平常一样,绫用着满脸的笑容回答着。简直就像是心中没有任何的忧愁似的,微笑的两位少女一起搭上渡轮……绫已经一个礼拜没也去过图书馆了,这期间在学校也都没有遇见过淳二。与其说没有去教室找过他,到不如说是极力的防范不要突然的撞见他。去图书馆的话是一定可以碰见淳二,但却没有再去过图书馆了,因为要尽量小心的不让自己回忆那痛苦的背叛。那亲眼所见的画面……光是一想到了那件事,胸口深处就传出了尖锐的刺痛。不要……已经不想有所接触了。已经没有回忆了。另一方面绫寻找着另一个放学后可以读书的地方。除了图书馆以外,好像没有其他适合的地点。如果使用餐厅的话,那铁定会引起骚动的,那样的话还不如回到家中比较好。或许是这个缘故,绫发现最近的读书效率明显的降低了。「这样下去的话……」焦虑似的情绪涌上心头。同时间好像身处在一个居无定所的环境中。在和淳二间失去联系的现在,感到心中的每个角落都呈现出空虚的状态。第一次喜欢上的异性。和淳二过去种种美好的回忆。甜蜜的往事……但是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式,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那些都已经不存在了。有这样的感觉,心中涌上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寂寞。这样的心思与日遽增,所以绫又再度的走向图书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特别……从校舍到图书馆的路显得很远。穿过了川廊终于到达图书馆。四下还是一副静悄悄的,简直就像跟绫无关似的。跟从前一点变化也没有。躲在置物柜后面,绫偷偷的向里面望去。「!」看见了淳二就坐在窗户边那个固定的位置上,但是他的旁边却还有一个少女坐着……两个人是并坐在一起,显得非常亲密。这样的光景像火焰般的在绫的视网膜里燃烧着,让绫的眼睛看不见周边的景象。两个人不时的交谈着。淳二绽放出微微的灿烂笑容。映照在眼睛里的画面紧紧的压在绫的胸口。绫凝视着这样的光景有好一阵子。已经决定!自己和淳二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心中猛然升起一股寂寞,泪水流了出来,眼睛里的两个人身影也模糊了。「……呜呜……」绫轻轻的哭起来,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哭泣声,紧接着迅速的转过身去,快速跑出图书馆飞过川廊……************等到回过神的时候,绫已经坐上了渡轮了,模糊不清的凝视着船外的海景。学校所在的岛已经距离很远。海浪的声音和渡轮的引擎声,以及周遭吵杂的人群声,这些声音好像都慢慢的越来越远,远到听不见了。简直就像是看场无声电影一样。这样寂寞的情怀沸腾在心头上,压的人心情非常苦闷,绫拼命的忍耐住要流出的泪水。好像心中的某个角落被打开一个大洞一样,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个伤口。************过了不久,渡轮驶达码头边,乘客们一一喧闹的下船,但绫是最后一个。偶然间绫抬起头,在验票处的旁边看见敦。「!」看见敦的瞬间,绫立刻回想起那荒岛上的事。在那小岛上的小屋中所发生的事……一点一滴被封闭好好的记忆突然的一口气回忆起来,绫不自主想逃离码头。对绫来说,那件事是有着巨大的冲击,自己被从小就认识的敦给侵犯然后玷污。敦突然间的性情大变,接着自己和敦之间就不再存在着普通的关系。自从回到岛上后,潜意识里,绫的心中便极力的想要忘记那件事。简直像是梦中所发生的事情正扭曲着绫的记忆,然后想彻底的封闭在内心深处。在那之后的一个礼拜里,绫和敦互相之间连碰面也没有。绫心中的记忆已经完全的封闭了也一点一滴的消失中,但是,现在看见敦的瞬间,那个时候的记忆却一下子就复苏过来,回想起来,身体也紧张起来。敦的激烈呼吸声……身体被调戏的感觉……连身体花心都被彻底玷污的感触……像吐口气似的,全身充满着厌恶,绫低着头,像狡兔般的快速通过验票亭。「啊……小绫!」当绫通过敦的身边时,敦急忙叫住小绫。因为敦的声音有点大,所以四周围的人都回过头来。向前跑了数十步的小绫突然间像弹簧般的停住脚步。为什么要停下来呢?小绫自己也不知道。想从这个现场马上的逃开的心意和不愿旁边人注意的恶劣情绪在绫的心中翻腾着。「我…有点事想……跟你说……」敦用更大声跟背对着他站着不动的绫说。「如果马上跑开的话,那一定会引起周遭人的疑心的……」「因为有一定要说的话!」敦继续的说着。「小绫,你好!」在小绫的身旁往斜方向通过的欧巴桑和小绫打招呼。如果采取更不自然的态度当然是不行的,绫只好回过头去故意不看着敦,走向了敦。身穿水兵制服的绫慢慢的行走着。制服里面所包裹着的正是前些时候尽情享用过的十八岁的肉体,逐渐成熟的肉体正显示着微柔的曲线,相当动人。视线来到了微微晃动的胸部。那里有着非常丰满充满弹性的柔软乳房。双手中清清楚楚的复苏着抚摸乳房的手感。视线再往下移动。从上衣的衣角到裙子……在那下腹部的地方有着年轻的蜜壶,蜜壶是已经能够充分的接受男人肉棒并有甜美的快感。对的,曾经完全的吸收自己精液的蜜肉正在那里面一张一合的呼吸着……敦压抑了自己此时心中所涌现的妄想。过了不久绫终于走到敦的面前,抬起头看着敦。「……我有点事!」「……」「……可以说吗?」绫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一直到敦的面前为止,绫始终有开口说过一句话。「那么走吧……」说完话的敦扭头就走。但绫却是呆站着不动。「有什么问题吗?」敦回过头问着绫。声音跟刚刚的都完全一样,只不过话里面的语气是比较强硬。绫瞬间颤抖一下。「喂……快点走吧!」留下这句话的敦又继续走了。绫终于也慢慢的跟在敦的后面移动脚步。************敦是走在连接他家里和码头间的道路上。绫始终都是保持一定距离跟在敦后面走着。和敦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两个人慢慢的走在路上。夏天午后的阳光强烈的照射着,蝉鸣声有着令人痛苦程度的吵杂,擦身而过的每个人都是有着熟习的面孔。看惯了的景色,一成不变的气氛。在这样一切都没有改变过的环境中,不知到道了什么只有自己有着不一样的感觉。沉闷的情绪笼罩着绫。过了不久两个人终于到达了敦的家门口……喀啦……喀啦……喀啦……大门开启时响起轻微的声音,房子里有点暗的,没有任何声音静悄悄的。「那,进来吧!」「……」在门口的绫显得非常犹豫。「快点!」看见绫动也不动的静静站着,敦催促着她。「……」绫没有回答。敦向前踏几步走到绫的前面,然后抓起绫的手,顺势的将她拖往大门里面。「啊!」手被抓住的绫叫了一声。被拖行数步后,绫终于被带进大门,敦随手的关起门,然后迅速走进屋中。「快点,赶快进来!」走进房间里的敦对着绫这样说着。「……」但是绫还是呆站在大门口。因为绫没有任何反应,所以敦再度的回到门口跟绫说:「还不进来!」敦一把抓住绫,强拉起她的手臂,被敦抓住的绫身体失去平衡。「还不快点!」在敦的第二次催促下,像似绝望了,绫慢慢有了反应,她始终不说一句话慢慢的脱掉鞋子走进房间里。「你有点懒散呢!」大概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敦自言自语说着。************「会渴吗?」敦的声音跟从前一样,对的,跟以前一样,绫瞬间有这样的错觉。但是那天的确是敦对自己……那时候的回忆又再度的复苏,涌起强烈的厌恶,使得绫的身体僵硬了。「你稍等一下……」留下这句话,敦走进厨房,从冰箱拿出麦茶和杯子。「那么请喝吧!」说完后把绫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自己的杯子倒杯麦茶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口。「……呼呼」一口气的喝下了一大杯后,拿出手帕擦掉脸上流下的汗水。经过阳光曝晒的脖子上流出很多的汗水。这样的景象瞬间映入绫的视线中,但绫很快的就将视线移开。敦在桌子上放下了茶杯后,就走进早已打开的房间里去。「是这样的,小绫……」随手关上纸拉门后,敦继续跟小绫说:「以前真是对不起……我真的没打算那样做的!」「……」绫呆呆站立着,双手拿著书包放在前胸,低着头默默不语的听着敦说话。敦不时的偷偷望着绫的表情,他显得有些不安。说句老实话,内心中是相当后悔,那样粗暴的对待绫。在那之后虽然曾经有过几次和绫碰面,但是却没有勇气开口跟她说话,因为内心中充满了恐怖和畏惧。但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不安的情绪也慢慢的加大,心中有这样的感觉。「如果引起岛上骚动的话……」敦心中的顾忌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事情曝光的话,铁定会引起骚动的,这个岛上就这么一丁点大,有个风吹草动的,很容易的就会被大家察觉的。「骚动的话就完了!」首先要避免这事的曝光,这点是最重要的。即使绫和自己之间是有了肉体关系,会打算自己来吐露这种事,应该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样一来绫就会暴露在这个岛上居民的异样眼光中,她应该是不会想要这样的结果吧?如果不被周围的人察觉的话,那这件事就变成是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到底要不要跟绫提呢?」这个就是问题了。「只是觉得要忍耐着……这个……」辩解的话终于还是说出口。「……」听到这里,绫还是低着头不说一句话。敦的话好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进现在绫的耳朵中,自己现在身处的位置和情况,现在感觉起来好像是那样的不真实。现在绫的脑海中还鲜明的放映着放学后看见的淳二身影。两个人非常愉快的身影……那是直到前些时候自己还置身在的体验……每次回想起和淳二相处的甜美时光,一股苦闷似的寂寞感就堵在绫的心口。现在的淳二已经不再爱自己了……绫的心慢慢的坠落到深深的黑暗深渊中。「我……算…算…什么呢……」自己的幸福已经全部丧失,绫的心中有这样的感觉,然后一种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一点价值也没有了的颓丧支配着自己。另一方面在那小岛所发生的事……被敦玷污的事情……和那两个幸福人的甜蜜光景成强烈对比的自己。自己感到慢慢的堕落。「……不……不要……」猛烈的虚无和厌恶下,绫的思考停止了。夏天的午后房间中一遍的宁静,两个人间奇妙的沉默流通着。************「……那……」切断的沉默,敦一面说着一面手放在绫的肩膀上。手的感触是那样的柔软。绫的身体轻微的抖动着,想必是受到敦的举动使身体有了紧张。但是……绫却没有要推开那双手,也没有要逃离的企图,绫现在的身体是连动的力气也没有办法产生。对于绫的这种态度,敦是感到了相当的意外。绫没有任何的反抗让敦得寸进尺。「你知道吗……」「……」绫依旧是低着头。绫温训的态度让敦心中的安心感慢慢的扩散,终于敦向绫提出心中最在意的问题。「那件事你有跟谁提过吗?」很不容易说出口的话还是慢慢的说了出来。绫空洞的心回荡着敦的话。「……」在被问这句话以后,隔上一段短暂时间后,绫慢慢的摇头了。绫这样的回答让敦放下心了。「好险,事情没有公开……」敦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果公开这件事而引起骚动的话,自己就不能再待在这个岛上,惧怕这种结果的心一下子就化成云烟。和这样心情相反的,现在手中感受到肩膀感触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甜美体香却开始在敦的男人部位起了作用。手暂时的离开肩膀,然后往后退一步的观赏着绫的全身。绫穿着夏天水兵制服的模样。短短的迷你裙下所窥见的素足是那样的光滑。从紧贴在胸口的水兵制服可以观察到胸口的起伏。这样短距离看见素肌是那样的迷人。是的,那是在那个小岛自己直接触摸和感觉过的肌肤,然后尽情享用过的肉体。那是还留有年轻稚嫩不十分成熟女人的肉体,在微暗的房间里,绫的全身所散发出的引诱男人奇妙的物质是相当令人在意的。绫是一直低着头,突然间敦的心中涌上一股冲动,想要疼惜着在自己面前的绫,把她紧紧的搂在怀中。「小……小绫……」敦又再度的朝绫前进着,然后伸出手臂把绫的肉体搂在怀中。自己的身体被人抱住了,绫空洞的心响起了警钟。「不,不要!」绫反射的抗拒着。啪!绫手上的书包掉落地面发出很大的声音来,获得自由的双手抵住敦的身体。「……呜呜……」但是还是不能抵抗住大男人的力气,就这样的绫被敦牢牢的抱住。「嘻嘻……」闻到搂住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甘甜体香,敦感到非常开心。绫上半身的肉体感触是非常纤细而柔软,这些再再的都刺激着敦的本能,急速的破坏掉理性。「嗯……」被男人紧紧的搂抱住,绫发出痛苦的喘气,但这样的喘气听起来就是那样的甜美,像似喘不过气来一样。「啊啊……小绫……」已经忍耐不住对年轻肉体的渴望,敦顺势的紧紧搂抱着绫。对于敦的行动,绫显示出拒绝。「不要,放开我!」绫再度的堆了敦一把。「嗯嗯……啊啊……小绫……」但是敦还是持续的搂抱着抵抗中的绫。两个人挤成一团了。绫要抽回身体好逃开,短短的迷你裙晃啊晃的摇动着。领巾的尾端轻微的摇晃着。和敦挤成一团的同时,在绫的心中想忘掉的那发上在小岛上的事却更鲜明的浮在脑海中。被强迫的侵犯的事……那个时候敦的浊热呼吸和动作……和淳二性交间不同的是更凶猛的性交……然后是肉体所体验到的男人身体……那是完全不在自己的同意下所发生的凌辱的事。已经遗忘掉的事慢慢的回忆起来,然后这样玷污自己的男人,现在又再度的搂抱住自己。激烈的厌恶狂袭着绫。「不要!……不要!」女人的本能在绫的心中发出激烈的警钟,早一刻的从这个状况逃跑也好的念头萌生了。两个人还是持续的扭成一团,衣服摩擦的声音和两个人呼吸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